Wednesday, September 1, 2010

Cina babi balik Cina lar

是的,真的是佛都有火!
稍微有点人性和良知的 “大马华裔” 无一不对这种言论感到愤怒、不安,甚至有点委屈。

其他人有什么感觉我不知道,我只在乎自己身为马来西亚公民的感受。

大概在 1994 年,我还是初中生。爸爸带我们一家大小回爷爷的故乡 —— 中国福建安溪探亲。这是我出世 16 年以来,第一次体验农民生活,老实说,这对在城市长大的孩子来说,有点恐怖。

你相信吗?当时我国华人新村对农民来说,已能算是 “城市” 了。

我们在二伯公的家住了 4 天。虽说那时候二伯公和两个孩子已经举家搬到厦门居住了,可是还是有点不习惯你可以到河边去洗衣服的那种农村生活,不过好好玩。话说要回国时,爸爸作弄阿公,说要把他留在那里直到老人家入土为安…………

记得当时阿公很紧张,以为爸爸是认真的,表明态度说要跟我们回家,不要把他独自留在他出生的故乡。我的阿公叫刘建安,19 岁来到南洋找吃的,70 岁高龄毅然决定跟我们回家,并选择在生活了 60 年的马来西亚长眠。

这块土地到底对阿公有什么特别意义?




来到第二个故事,关于我的故事。有一天,海南佬脸色凝重对我说: 『 我有一个要求,希望
能办得到。』

心想这次一定是凶多吉少了~ 没想到他竟然说:『 妳以后可不可以对马来同胞说马来话? 』

What the fuck?还以为是 “妳以后不要再买衣服鞋子 ” 之类的,吓到我呀~

其实那个时候心里有点不爽,很想顶回他那么以后我们的孩子需要放马来名字吗?可是,千依百顺的我并没有顶嘴。

他的理由是:马来西亚是回教国,我们的国语是马来语。试想大家都是大马人,为什么你要用英文对话?这是对友族最起码的尊重。

我听到真的是火都来~ 好想破口大骂: 『 屌~ 你去割包皮啦!从此以后不要吃肉骨茶咯,笨! 』 可是,温柔贤慧的我不敢反驳。

人家是良好市民,从来没有在人前人后骂过 “马来猪” ,可是用英文交谈有什么问题?我在公司都是和马来同事讲英文的啦!

直到去听梁文道的讲座会。那位被政府强制放长假的 DJ 说:『 其实,我们 (马来人) 也会感到不安的。因为父母从小就开始灌输我们,你一定要用功读书,不然的话国家资源迟早被其他族人抢走!』

咦,熟口熟面的?

我们 (华人) 的版本是: 『 你一定要用功读书,因为政府不会资助我们的,所以华人一定要自力更生!』

一个国民两种身份就这样傻傻地被思想改造,然后我们又对下一代说同样的话,就是不明白为什么总是有人不断批评我国教育很失败?

传闻 1969 年的 513 事件是政治阴谋,是否属实只有 Allah 知道。好吧~ 姑且相信这真的是幕后策划者早已设定的政治陷阱,可是被国阵政府愚弄了 53 年还不够吗?

我对政治的解说就是所有执政者到最后都会走向集权主义的不归路。反正不管谁得到最后的胜利,都不会再为人民服务了。所以,民主国的老百姓才是大当家,我们投票决定给谁上台或下台,大同小异的管理才是王道!

稍微有点智慧的人都非常清楚这只不过是政治手段,目的就是要巩固其党派势力,永远当政,因为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族群是最强大的,这样比较有安全感。

让人感到痛心的是,向入世未深的学生和愚民下手是最下流的行为。然而,不够可耻的话当得了政客吗?偏偏种族歧视和扫黄一样无聊,但又是最 work 的老掉牙咯!

Tapi 值得安慰的是,东马还没有被污染喔~

Photo by Wong Teck Jung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4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我的家鄉已經被污染了。。。 :(

King Kong said...

我是来自东马的啊!可惜当年中央政府派了不少极端的老师过去东马教书啊!

Jamy Gan said...

我家死佬来自东马,他还真的很惊讶我们西马种族歧视问题已经达到那么严重的地步了。

沉默的吟游诗人 said...

一半要归功(?)于东马的国阵政党打死不让巫统东渡好避免自家残杀。

Feeling said...

我不会马来语的。这么多年没讲,我有时候想一个字眼也要想很久。我也是讲英语的。

如果要跟他们讲马来语以表示最起码的尊重,他们学华语跟我们交谈咯。也是尊重我们嘛!!!!

Caker said...

我没说过大马是回教国。

身为土生土长的大马公民却不懂得国家官方语文很说不过去,鄙视国文更不应该。

将心比心,换作我们是马来人,在自己的国家却没办法用国语和同样是大马公民的华人沟通,那种滋味如何?举另外一个例子,一个在香港土生土长的英国佬只会英语而不通晓粤语,难道不是个问题吗?

et™ said...

小頑童@nottyboy
是哦,差点忘了你是东马人。

我听很多东马来的朋友说西马的种族分隔很厉害,直到目前为止你还能在东马看到五大民族坐在同一间华人 Kopitiam 喝咖啡。

这里是 shopping mall 才看到的情景。婆婆告诉我以前她父亲开的 Kopitiam 每天早上三大民族喝了海南咖啡才去上班的。

可是,我并不晓得 “以前” 是指 1969 年前还是 1969 年后啦。

不过在 Old Town 也可以看到酱的情景,但一定要是 HALAL 的。


King Kong
极端的穆斯林老师有为难学生吗?

其实,我很怕 stereotype 的。


Jamy
嗯咯,嗯咯,很多来自东马的博客朋友马说西马的种族歧视特别明显,他们那边还可以坐在一起喝咖啡的。

你也关心种族歧视的社会问题哦?我接受唔到咯!


沉默的吟游诗人
只要有利益冲突,有哪个政党不会自相残杀的?


Feeling
呵呵~ 原来我和妳是很 stereotype 的咯。

直到 《寄居论》 和 《不喜欢就回中国!》 出现,我才正视这个问题。

老实说,身为马来西亚人,我对自己的国家和友族有多了解?家教也是导致种族严重隔离的罪魁祸首。

呃…… 我建议妳以后用反讽式去看我写的八卦,话中有话其实蛮好玩的。


Caker
不好意思,那么是我听错了。而且,你应该在这里纠正我,让更多人知道。

嗯,我比较喜欢那个新加坡人去买电器,而那位来自中国的销售员不懂得以英语交谈的故事。


澄清启事
马来西亚不是回教国,是世俗国。

回教国行回教法,我们没有。马来西亚的宪法是联邦宪法,根据英国宪法而改的。

欲知更多详细资料,可参考以下网站
http://cblog.limkitsiang.com/?p=520

谢谢。

遥望天狼星的我 said...

赫赫~我之前还在东马的时候,看到西马人对种族言论的发表感觉很偏激~不过来了西马,看了这里的报纸~要不偏激都难啦~赫赫~

et™ said...

遥望天狼星的我
请你在西马站稳脚步,你可以偏激,但不希望你会盲从。

大马媒体有印刷法令,大多数报章杂志 control by 国阵政府,不过你可以上网看新闻,哈哈!

~Keric 盶禕 said...

ET 外星人 balik 外星Planet lar XD

很认同Caker,我本身也是很多友族同事和朋友,多数我也会用Bahasa Melayu和他们交谈。遇到不会说的马来词汇,他们也乐意教我。

我和友族同事比攻心的华人同事关系来的好得多,相处融洽。

比如现在斋戒月,坐我隔壁的马来同事,我喝水的时候都尽量不在她面前,以示尊重和礼貌, 她反而告诉我,其实无所谓的,她并不介意我在她面前喝水。

只是一些极端份子把种族政治和敏感化了。恨!

Feeling said...

我有时候也没用脑去真的想。可能是没脑或是我没心机。不过我没说过我是个好的公民还是我爱国。我也明白一个人的力量很卑微。其实华人都是这样的,我觉得要发生了一宗很大单的事情才会让每个华人,马来人,印度人觉悟。才会真的不分彼此的团结起来。

例如,如果现在日本人又来要打战打我们,我相信这个时候每个人才会不分彼此的对抗外敌。

如果之前没有赵明福,没有黄明志的事件,我们也是这样爱理不理的。不是吗?

ET女子 said...

东马没被污染的原因是我们有第三民族来balance~
比如达雅人,伊班人....沙巴有卡达山...
他们都是属于中间neutralize的一群~他们跟马来同胞和华人都很好(猪肉牛肉都吃,没有任何约束)~也不会特别偏袒哪一方~

Jeffrey04 said...

个人是觉得跟马来人说国语有什么不好,有时候你会发现就算多么well-educated都好,他们都还是比较愿意说国语>英语的(个人浅见)

既然自己会说马来语是国语,那么行动上也要同时表示才是。*滚走*

不过旅行时(除了印尼),同行人之间说马来文(嗯,跟当地人杀价的时候)还真的很管用两三下

JR said...

我跟马来同事说马来话,她就开口笑我说我的马来话很烂,教我跟她说英文,然后说我应该被buang negara.... So,我开始教她用话语骂脏话。1MALAY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