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 2010

Honda car wanted!

安哥去报案了。然后进医院做全身检查,有必要的话,还会安排心理辅导。大多数华人不来这套,也从不正视自己的情绪负荷量,直到无法克制的时候才来发飙,轻则叫什么情绪勒索,重则害人害己。

事情是这样的:

前晚安哥到 Hulu Langat 办事。他已是退休文员,但闲来会帮忙朋友做些文书上的工作 —— 接洽政府部门或是律师楼之类的散工。

要是钱能解决的事,吃饱没事做最好不要去政府部门办事,除了险些让人吐血,分分钟短了几年命都不知道,宝贵的生命浪费在政府官员身上就很不值得呀!

是的,安哥身上有点钱,大约马币七千左右。没有人知道一个乐龄人士干嘛要带这样多钱出门?

回家途中被三个便衣警察拦住,要求查看驾驶执照和身份证,怀疑他的车牌是盗用的。安哥驾的的确是最新款的日本房车,车牌也是花钱买回来的幸运号码,怎么可能会盗用?

三个麻打神情严肃,还 “展示” 手铐,暗示安哥不要乱来~

结果他们说要搜车!安哥开始有点 lut 了,不疑有诈,就充分发挥警民合作精神,履行一个马来西亚宏愿。猛然间想起,那个 “2020” 还 on 的吗?

接下来的事:

安哥惨遭囚禁长达十三小时。由于平时有打麻将的习惯,家人以为他打麻将打到天亮或是和朋友 “上山” 找吃去了,所以大家对他的失踪不以为意。首先,三位便衣 “警察” 载安哥去银行提款。安哥是出了名的 “算死草” ,有他在的地方休想长根草!

他老早设定只能提取最 minimum 的现金,没想到这样反而激怒了 “劫车” 的冒牌麻打,以为安哥在玩嘢,莫名其妙吃了几记耳光,连眼镜也打破了…… 不幸中之大幸,没有伤及眼睛。

钱到手后还是不肯放人,三人载着安哥继续 “游车河”。安哥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要是他们最后改变主意,决定杀人灭口的话………… 想到这里,安哥开始轻声啜泣,默念南无阿弥陀佛。

路途上无意间听到三人的谈话,说什么仓库车一到就立刻办事,然后漏夜北上,不得迟疑。期间有个比较有良心的歹徒问安哥要不要吃东西或喝水,还说他们只为别人办事求财而已,对老人家算是客气了,平时抓回来的年轻 “顾客” 无不被打得脸肿肿、断手或断脚回家的。

回家?这是安哥第一次这么渴望回家!

好不容易捱到 “仓库车” 抵达目的地,三人开始 “做嘢” ,办完事后果然放人。等安哥弄开用来蒙住双眼的烂布,几乎蒙蔽了将近十个小时的眼睛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光线,刺痛泪腺,两行泪潸潸留下~

后来在 Sepang 的高速公路终于遇到有位好心人士把狼狈不堪的安哥送回家。

经过前晚的事,安哥决定不干,只留在家里安享晚年,哪里都不想去了…………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4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世風日下啊。。。小心為妙。。

幸运猪 said...

还好保得老命,算不幸中的大幸了!

et™ said...

谢谢两位的留言。

安哥已无大碍,只不过心灵受到严重创伤,以为自己会没命,害怕再也看不到家人。

Well... 人没事后,当然就会心痛钱财的损失了。

JR said...

安哥没事就好...钱财这种事,看开一点咯。

妈的,真的不能怪现在的人在路上看到警察会蹋油跑掉咯...

祝那3位『便衣麻打』长命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