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6, 2014

One million residents in Klang Valley face water supply disruptions

星期二早晨被一场及时雨惊醒,心情特别愉快,赶快拿了手机拍下老天作美这一刻,然后才打开窗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人民因年度烟霾的困扰,再加上雪隆一带的制水,大家忽然懂得感恩起来…… 原来,喝一杯干净的水,吸一口新鲜空气都来得不易啊~

我家属于 Zone 2 所以也中招了,2 天有水 2 天没水的配水制度。烟霾、制水再加上国耻,身在马来西亚的国民,很难有个好心情吧?

还好电台每天都鼓励大家,提醒我们要散发正能量面对烟霾和制水带来生活上的种种不便,因为日子总要过下去的。

别人我就不知道,但制水一个月为梁家妇女带来的不便是,由于上通告却在家附近找不到可以洗头染发的美发院,有些甚至关门 2 天,有些开门做生意但只是理发而已,难道剪了头发不用回家冲凉吗?

友人说小贩更惨,他们如何经营生意,都是手停口停的蓝领阶层呀!买水桶装水存水更好笑,买了回来之后这么大个的水桶以后放哪里?

有些无良商家甚至趁火打劫,提高水桶价钱。由于家里用水量不大,因此无需买水桶装水,楼上的备水足够应付 2 天的制水。可是,人妻需要食水。

家附近两家 99 超级市场的 5 公升食水被扫光,到隔壁的印度杂货店买,竟然起了 2 令吉哦?奸商。


我们还聊到虽然不同州属,但我国有本事卖水给新加坡却没办法接济其他州属的子民吗?去年有个新加坡人告诉我: 『 亲爱的,我们已经没有喝马来西亚供应的自来水了,因为新加坡有自己的水源。』

噢~ 是吗?

根据 《光明日报》 于 2011 年 7 月 6 日的报导: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说,就算新加坡能在 50 年内达到水供自给自足,仍会在第二份新马双边水供协定下继续向马来西亚买水,直到协定于 2061 年期满为止,因为新马双边水供协定是新加坡建国的一份神圣不可侵犯的文件。

新加坡建国初期几乎完全依赖从大马进口食水。两国于 1961 年签订两份水供协定,首份协定有效期为 50 年,将于 2011 年 8 月 31 日期满,第二份协定将于 50 年后的 2061 年期满。

虽然新加坡预计在 2035 年就能达到水供自给自足,但李总理说这不表示新加坡会提前停止从大马进口食水。

由于八卦水源,友人还告诉我,香港也是靠中国供应水源喔~ 即使将军澳的海水淡化厂于 2020 年落实,但也只能提供 5% 的供水量,短期内根本无法摆脱对东江水的依赖,香港输新加坡半个世纪。

难怪 60 年代歌神许冠杰早已唱出港人心声…… 哈哈。



天啊~ 这两个经济繁荣的国家竟然没有自家的水源哦?要毒死他们简直易如反掌,多么没有安全感呀!

忽然很感概,因为人妻总是羡慕邻国的治安、文明与效率。但想起印第安人有句谚语,就有点同情马新两国人。

只有等到最后一棵树被砍倒、最后一只鱼被捕捞、最后一条河被污染之后,我们才会明白,再高的兑换率不能拿来果腹。

难怪国人莫名其妙懂得感恩,因为干净的水源得来不易。拜托政府不要再唠叨国人不懂感恩,因为不懂得感恩的是政府。谁不知道大马公民向来逆来顺受,所以,很多时候领导人甚至连道歉也省回。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