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1, 2011

看病记

这个小红点是前天无端端在靠近右手腕的位置冒出来的,有点刺痛。我向老公撒娇,他说没关系的,还指着自己手上的一个红点说: 『 妳看,我马有。只要妳不去管它,过几天就会不见的。』

嗯,我还真的不去管它了。


只是没想到小红点后来变成硬块,红肿的范围有逐渐扩大的迹象,而且越来越痛,硬块的中央还有点 “黑青” 了。原本以为可能是看了报纸,不小心把手弄脏了。后来用洁手液洗手,怎么 “黑青” 还在的呢?

同事见状就好言相劝叫我去看医生,反正 panel doctor 就在公司楼下而已,又不用开车。因为小白进厂了,呵呵。

罗医生一见到我就打招呼: 『 书本,好久不见了~ 』

『 医生,难道你很想时常见到我咩?』 我扮个鬼脸,怪懒的回答。

『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医生没好气解释, 然后问我手上这块东西是怎么一回事?

问题是,当事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说有可能是被蜜蜂叮到或是不知名的昆虫咬到了而不知觉。

可是,前两天并没有参与任何户外活动。医生又说以个人状况而别,有些人被螫到的几天后才发作的。呃…… 有酱的事哦?

他很好奇问我,既然是礼拜天早上就发现了,为什么拖到现在才前来就医呢?

我继续看着这令人百思不觉的小硬块,漫不经心回答: 『 噢~ 因为老公说不用去管它,过两天自己会不见的。』

『 哇~ 看不出妳酱听老公的话。』 本能反应马上抬起头,瞪了他一眼。

医生笑嘻嘻,继续看病: 『 那妳腋下有没有隐隐作痛?』

『 医生,现在是我的手弄到,请问关我的腋下什么事?』

『 小姐,红肿表示已经开始发炎了,持续发炎的话就会 “灌脓” 的。如果再不去理它,就会蔓延到神经线,然后妳会看到有一条线从发炎的地方直通腋下,到时候会很痛的,最后可能需要开刀拿出来。』


『 有没有酱严重呀?』 我几乎是喊出来的。医生只是用了一个 “现在妳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的表情当回复,没礼貌。然后,就在病历卡上写了很多一条线的字,只有护士看得明白。

『 医生,你是金庸迷吗?』 这是直到我拿了药离开了诊疗所都不敢问医生的问题。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4 comments: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我以为你想show你嘅守宫砂...

et Shuben™ said...

守宫砂像三寸金莲的缠脚布一样,又长又臭。

北西八地 said...

那。。
最后这个红点到底是什么来的??

et Shuben™ said...

最后还是自己发现的: 原来是我身在的油粒发炎了,所以红肿起来,吃了消炎药和搽消毒膏就消肿了,不过油粒还在的,呵呵。

身上有四五粒酱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