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9, 2010

bullshit

七点半抵达隆雪华堂,无聊之际就买了迦玛鲁汀自掏腰包出的书,《迦玛说话》 马币 30 令吉。老实说,他的 look 真的很马华,为什么在本地搞政治的总是要穿到好像台客酱?自从看到英哥穿了代表我国文化之一的 batik 上衣就有点 turn off 了。

Tapi …… 当找了位子坐下来时就听到坐在我左边的一位年轻人对她的女友说: 『 哇~ 妳看,连 OL 都来听咯!』 当然有点不爽啦,很想转过头去告诉小朋友安蒂是下班后从八打灵赶过来 KL 的,平时穿到都不知几嘻哈,哼!我的位子在第六排,浅灰色的塑胶椅子。前面五排是红色的,心想应该是留给重量级人物和媒体吧。这个时候除了看书,真的不知道做什么好,除非有 iPod touch 啦~ 那就可以打僵尸了,呵呵。

眼看讲座就要开始了,出席人数比我想象中的少,有点失望。咦, Facebook 不是有很多人 like 黄明志的吗?最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有不少父母带着子女出席此交谈会,或许他们要借此机会教导孩子不要比中指骂脏话,即使有多肚懒政府都好。

交谈会还有 10 分钟就开始了,这时候竟然给我看到大小魔怪的契妈,原来她刚和黄明志还有陈亚才一起在紫藤吃饭!!!哎呀…… 这时才注意到 《东方日报》 是唯一支持此活动的平面媒体哦?难怪第二天早上给妈妈鸟,我家订东方,老人家一早就看到头版了,哈哈。

开幕仪式是由三位新纪元的学生表演。分别为 《Justice》 、《Democracy》 、《Freedom》 三个题材演出。一个扮演老师,一个是学生,一个是伴奏。刚开始老师把 Justice 一词 spell 错了,学生纠正他,为人师表当然很生气,把学生的嘴封住。后来,老师看到 Democracy 就大声说是 bullshit,然后就用布把学生的双眼遮住…… 银幕上出现最后一个字是 Freedom,学生虽然有口难言,双眼看不见…… 可是,当他还听得到 “自由” 两个字便作出挣扎,老师见状,只好用铁链把学生锁起来!

这时候主持人就请大人物上台开锁,恢复自由的学生难道以后有话就说了吗?二胡伴奏的国歌听起来格外刺耳,让人感到鸡皮疙瘩。

交谈会开始了。

嗯,看来黄明志对平面媒体有很深的成见,或许他并不知道我国有印刷法令吧~


『 互联网络并不是这样的,它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而且我也有很多友族支持者呀!上一代只能靠报纸得知消息,报章报导什么他们就相信什么。然而来到资讯时代,我们可以选择过滤,这是很幸福的。』

聪明的他只不过善用社交媒体传达讯息,达到 “分享” 的效果。你敢说这对习惯了只敢在背后干政府的国民来说,难道没有一点大快人心吗?

陈亚才先生说我国的未来靠七百万的年轻人,他们才是最有实力做出改变的生力军,然而登记选民的不到十巴仙!年轻一辈的政治冷感达到令人心寒的指数。

以前总是很喜欢笑台湾的国会,觉得他们为什么非要丢椅子、吐口水、扯头发来表达对政府的不满?有位留学海外的博士竟然跳到桌子上去乱吼,没想过会丢人现眼吗?Come on…… 留学德国的博士耶~ 简直是国耻!

泰国红军为什么要游街示威,难道他们不怕拖累经济发展?

所以,我真的很不明白像黄明志这种留学生,只要安分守己工作,现在可能已经驾 Honda ,有一位要好的女朋友,大家储蓄钱买一间廉价的双层排屋准备结婚生子,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日子,为什么他要这样冒险?


即使想要红到爆,也不至于用酱极端的方法吧?他不知道大马有内安法令的咩?家中没有父母会担心的吗?到底是谁教育这孩子如此勇敢,公然挑战我国政府的耐性?

要知道现在的部长们个个都忙着在大肠内挤来挤去,变出来的总是一坨大便。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 comment:

et Shuben™ said...

老公,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