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3, 2013

Malaysia Chinese Drama 2

本土电视甘苦谈(下篇): 《限制太多警察不能奸 ‧ 大马中文剧养不活艺员》

从 HVD 演员训练班毕业的麦贵源和相声演员出身的梁拯康,似乎代表了两个不一样的年代。麦贵源曾经历 HVD 的风风雨雨,在他的眼中看到的本地电视圈起伏沉落。彷彿是十年一咒,每隔  10 年,本地电视圈就会来一次大换血。他在这样的起起落落中,无奈的被浪涛抛上抛下,最终落寞地承认,马来西亚不会有 “艺员”,因为我们的电视圈养不起一个 “艺员”。

相反的,梁拯康曾经从事舞台表演艺术及美术广告创意总监,更是大马有名的相声演员。对于演戏,他是百分百的热爱;对于本地的电视剧发展,就有点 “恨铁不成钢” 的感慨。但他相信,马来西亚有人才,但缺支持,如果政府和观众愿意支持,我们的中文电视剧发展一定会有作为。

也许本地观众会纳闷,为什么本地电视剧总千篇一律地拍同样的剧种,没有天花龙凤的创意?为什么没有爆炸激烈的动作片?为什么没有荡气迴肠的爱情片?

大马电视剧导演陈伟昌和制片黄瑞祥异口同声地说: “不敢冒险,不敢尝试,就只能保持现状,我们也很无奈,但是电视台要的是什么?就是以前那些过了关的剧本,换汤不换药的剧本内容周而复始地循环。受法规所限,电视台要的剧种是不要有太过煽情太过激烈太过暴力等元素,左闪右避之下,制作公司就只能拍来拍去都是同样的剧种,只要不 “过界”,就不会错!这已经不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就算我们再有创意,有本事写出像 《新扎师兄》 般的好剧本,我们过得了关吗?有机会开拍吗?制作公司毕竟还是靠电视台开饭,电视台说不要搞这样多的花样,我们也只能乖乖就范,这是行内人都心知肚明的悲哀啊!”

拍摄 “底线” 没明确指示

不说不知,原来在马来西亚要拍摄电视剧,需要根据有关单位的 “底线” 而行,只要不踩过 “底线”,就可以过关。但是,“底线” 在哪里?没有一个明确的指示,到今天为止都还没有人知道究竟有关单位的 “底线” 在哪里!这个时候,编剧该怎样写剧本呢?

陈伟昌笑说: “所以马来西亚的编剧不好当,编剧只能参考以前那些过得了关的剧本。这一段可以,那样做可以,东拼西凑就写成一部 “新” 的剧本。但骗得了自己骗不了观众,在他们眼中,本土中文剧一点都没有进步!”

黄瑞祥举例说: “最起码的底线,就包括不可以有亲吻的镜头。警察追贼的场面,警察一定要逮到匪徒,绝对不会让他逃脱。有警察开枪的场面,警察是不可以中枪、受伤,甚至死亡的。医生、律师、警察的角色,不可以是奸角,不可以做坏事。总而言之,不可以 “扭曲” 他们的专业形象和带有任何不良意识。” (???!!!)

须申请警察拍警匪片

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如果一部电视剧里有个角色是饰演穿制服的警员,那么这一个角色必须由真正的警察来演出,理由是 ―― 非警察不懂得真正的警察是怎么样的一种专业。(???!!!)

“我们也很渴望拍摄一部属于我们的警匪片,但当我们需要警察的角色,得用 2 个星期来申请警察作为演员,却未必一定批,整部剧本需要翻译成马来文,确保不会影响警队形象,这些都费时费力,所以制作公司都不会轻易去尝试,导致我们的电视剧里出现的警察,不是 CID 就是便衣警员,因为这两者都没有穿制服,就无需申请。” (笑死我……)

陈伟昌和黄瑞祥所举的例子,只是众多条例的少部份,却已让人深感无奈。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热带国家,原本就有很多的题材,丰富的资源来拍摄一部甚至很多很多部的本地精彩电视剧,但这些问题一天没有解决,一切也只是纸上谈兵。

演员篇:麦贵源

华裔演员没人要签
为生计须当兼职

本地中文电视剧无法像香港、韩国、台湾,或者日本那样蓬勃发展,做幕后的有唱不完的哀歌,站在幕前的艺员,也有一把心酸泪。入行十多年,已经是属于前辈级的麦贵源无奈的感慨,当年HVD 训练班出来的那一批艺员,已经完全离开电视圈,没有一个能够以 “艺员” 的单一身份继续生活。

麦贵源说: “经济风暴以后,无论是演员或者幕后工作人员,都变成了无业游民,不是转行就是到中国求发展,到今日,都没有一个全职演员了。”

回顾本地中文电视圈,除了山水影视製作公司和 HVD 曾经开设演员训练班之外,现在的演员绝大部份都是自行摸索演技,而训练班出来的演员,又是以广东话为主,导致本地电视圈出现一种青黄不接的尴尬阶段。

“我在 1992 年加入 HVD,那时已经有几部剧集在电视台播放,但我是加入 HVD 一年后才开始有训练班。我记得第一次拍剧的时候,NG 了 20 多次,那时没有想过可以挨多久,可是既然已经进了这个圈子,就安份地继续演戏,直到 2002 年 HVD 完全解散。我是在 2000 年合约期满后就到中国发展了。”

向现实低头转战商界

麦贵源表示,经济风暴并没有导致马来电视圈受到影响,这是因为有政府在背后支持。据瞭解,在 1995 至 1996 年期间,已经有一部份的 HVD 导演转拍马来电视剧,他们在经济风暴后并没有受到影响。

话题又回到那从前的历史,马来西亚几乎每一个行业都会涉及政治,一旦涉及到政治领域,就会发生一些转变。

“我突然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70 年代的四喜临门、80 年代的山水、90 年代的HVD,2000 年代的 ntv7,好像 10 年就有一个电视朝代。现在放眼看看,接下来的 10 年,会发生什么样的转变。”

2002 年开始,麦贵源向现实低头,开始转战商界,这是一种无奈的妥协。

“如果 HVD 能够撑到週六,我就可以很骄傲地告诉每一个人:我是演员。但是很遗憾,马来西亚的华裔演员没有人要签,除非你是巫裔演员,就无需寻找其他收入,因为光是演员这个职业,就可以养活你。没有人会签一个华裔演员,所有的华裔演员,都是兼职性质。”

贪污者都是华裔太失实

即使对本地电视圈不抱太大期望,但麦贵源对于拍戏还是充满热诚。不久前,他接下了斥资 50 万令吉打造的中文连续剧 《反贪行动》(Ops SPRM),对于这大马首部讲述反贪污的中文电视剧,麦贵源感到非常高兴却也有一些无奈。

“我在剧中饰演一名香港来的廉政公署警官,前来大马调查桉件,我刚刚看完剧本,发现每一个单元的故事,涉及贪污者都是华裔,虽然这是一部中文电视剧,却难免令人感到有点失实。”

演员篇:梁拯康

导演製片演员不配合
无法拍出好戏

梁拯康的身份有很多,从舞台艺术表演、广告美术创意总监,到制作人、导演、编剧、广播剧演员、电视演员、主持人,同时他也是相声演员,更是马来西亚相声社的总发起人,近年来积极从事幕后工作,专注于剧本改编、史料收集,剧本创作及指导及资料研究等等。

梁拯康属于对本地电视圈依然充满热诚的演员,而且,他天生是个演员,无论任何时刻,无需排练,站在镜头面就可挥洒自如。

向无理待遇妥协难发挥

“本地制作很好,可是没有太多发挥的空间,问题是大家都在妥协,没有人会对面对的问题,或者种种无理的待遇而出声投诉,我就是那个会出声的人,所以他们都很怕我,因为我看不过眼的话,就一定会说出来。”

梁拯康表示,马来西亚的中文电视圈在各方面都配合不到,这不只是电视台的问题而已,导演有问题、制片兼职有问题、演员有问题,大家本来就应该齐心协力把一部片拍好,但有导演摆起导演款,演员当自己是明星不肯配合,结果?乱七八糟!

“马来西亚要拍什么?最厉害就是把台湾的偶像剧改编成马来西亚偶像剧,看头知尾,我们还能做什么?就剩下 《情牵南洋》 那一类型,除了我们,其他国家都做不到了。”

拍华人奋斗史值得骄傲

《情牵南洋》 或者 《情牵南苑》,其实都应该成为我们的骄傲,如果我们真的看得懂,这两部连续剧说的是大马华人的奋斗史,无论是监制、导演、编剧或者演员,都有一份心意,要把我们的历史说出来,教育我们的孩子,甚至有野心要一家大小可以聚在一起,听老一辈说那一段历史,拉近彼此的距离。

“电视圈,应该也是教育工作者,应该把当时的东西拍摄出来,让观众看得懂,我们在说着林连玉和骆文秀等人的奋斗史。看连续剧,不只是娱乐而已,我希望观众不要去说我们的连续剧不行,这样的剧种,中国这个大市场虎视眈眈,因为他们的编剧没有经历过这样的过去,没有这样的历史,写不出来,为什么我们不能给自己人一个机会呢?”

本地中文连续剧
需要机会与鼓励

马来西亚的中文连续剧,究竟还有没有未来?继续在这个课题打转的话,只是回到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国营电视台因着种种的利益关係及朋党关係而导致困难重重,梁拯康大胆地说一句: “本地中文连续剧卖给国营电视台,是不会有前途的,最后只剩下 ntv7,而 8 度空间只顾着栽培新人,老一辈的演员还是没有戏开。”

本地中文电视剧需要的是机会,一个台前幕后都能互相合作的机会,观众给予支持鼓励的机会,可是这个 “请支持本地制作” 的口号,要喊到什么时候,我们才会真的醒悟?


2010 年 8 月 14 日 | 光明日报/副刊报导: 梁盈秀

(深呼吸……) 嗯,终于一口气把上下 2 篇报导看完了,好满足。

6 comments:

墮天使祥 said...

那妳呢?妳自己有甚麼體會?現在回頭也不遲。

et Shuben™ said...

亲爱的,难道你忘了 “明星人妻” 的老公赚新币的咩~

我的体会是从事每个行业如同饮水,冷暖自知。谢谢关心。

Tiew Wan Ying said...

大姐,加油!

墮天使祥 said...

那就願妳星途順利吧。

Rain said...

请问我可以在 facebook share 这篇吗?

et Shuben™ said...

Rain,当然可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