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8, 2015

Rest in Peace, the Founding Father of Modern Singapore

最近,海南佬又回到新加坡国家博物院上班,接到的案子是已故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的展览,我笑他活该。

其实,二月已着手开工了,直到李光耀病逝才告诉我,心想他一定憋到很辛苦吧?海南佬没去排队给老李鞠躬,因为队伍实在是太长了,保守估计要排六个小时。

他是在狮城工作了 12 年的马劳, 因为建国先驱李光耀先生的经济成就,所以赚了新币买车又买房,还娶了个贤慧姑娘,去给老人家鞠个躬也是应该。

在面书看到要是无法回国排队鞠躬瞻仰仪式的新加坡人,可到网上参与不落人后。视频看到有些民众竟然身穿短裤和拖鞋,好像到政府组屋楼下的昇菘买了一条面包,然后才去国会大厦排队。可见新加坡真是一个不拘礼节的国家。

梁家妇女心想,要是有一天安华死了,我会感到伤心难过而流泪。因为根据回教葬礼传统习俗,当一名穆斯林逝世后,一定要在天黑之前下葬,如果是在太阳下山后才去世,则要尽快于隔天清晨让逝者入土为安。原来每个国家都有人民爱戴的人物,而且必定是备受争议的。

有一次,海南佬的同事一家大小到我国游玩,我们尽地主之谊带他们吃喝玩乐。某个晚上来到了八打灵再也 SS2 的 Murni,让他们见识一下大马的嘛嘛档文化。

我和老人家闲聊,很自然地聊到政治。她一脸骄傲地说: 『 我们的政府答应过我们,每一位新加坡人都有屋子住,我们的政府说到做到!而且,每天都有人倒垃圾。』

以前,我对这种眼里只关心柴米油盐的安蒂很不以为然。有一天,当自己也变成了安蒂之后,才明白没什么比生活更重要的了,再怎么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终有一天都会坐上神台,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

我很想念伯母炒的星洲米粉,淋了咖哩汁可吃两大盘。她脸上发光,很自豪地说 “我们的政府” 还盘旋在耳边。

然而,做儿子的可不怎么想 “我们的政府” 了。他说, “我们的政府” 什么都要管,连我们的公积金 (大马叫 EPF 星人叫 CPF) 也不放过,哈啰…… 那是我们的钱好不好?

飘洋过海到南洋的父辈们只求三餐温饱,他们不懂什么叫人民做主。然而,把新加坡一手带大的严父李光耀没想到有一天新加坡也会逐渐成长,长大后的新加坡会叛逆,家长式的治国政策已经过时,别一味叫我们感恩,你们上一代所追求的并不是我们下一代所要的,我有我们的主张。

I always tried to be correct, not politically correct - Lee Kuan Yew


我们感激你们的付出,但请让我们创造属于我们这一代的历史。只不过,想要争取民主自由对新加坡人来说有点难,因为老李曾说过: 『 哪怕我卧病在床丶哪怕我已经入土,要是我觉得新加坡有什么不妥,我就会站起来。』 

Even from my sick bed, even if you are going to lower me into the grave and I feel something is going wrong, I will get up.

- 1988 National Day Rally

新加坡的乖孩子,你们的国父太爱你们了。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 comment:

Blogger said...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股票、外汇、等全球千种金融产品的交易与投资 投资世界最受欢迎的金融市场从未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