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7, 2014

I am not aware that any community has a right to force another to be civilized

去年圣诞节难得去新加坡和海南佬一起庆祝佳节,虽然明知道他不会带我去乌节路看美得冒泡的灯饰,但梁家妇女还是很开心。

婚前人妻是乘搭 Aeroline 去新加坡的,婚后给妳坐 First Coach 咯。不过,个人还是比较喜欢 First Coach 啦~ 呵呵。 

每次海南佬买的车票都是单座,就是一个人坐的。这很适合我孤僻的性格,因为人妻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讲话,就 layan sendiri 看看书,看电影…… 然后,新加坡,就到了。

上车之前都会祈祷拜托待会儿没有小朋友,如果有的话也希望小朋友乖乖不要哭闹,哈哈哈。

这一趟小朋友没有吵,只有大朋友不听话。这位大爷一上到车,马上把座位调整到几乎是平躺哦?调整之前,完全没有转过头去看看后座的乘客。结果阿伯被卡住动弹不得,几个小时只能维持这个坐姿……




大爷隔壁坐着一位妙龄女孩,她拿着新款的香奈儿 2.55 啊~ 而且还是我最喜欢的红枣色!是不是山寨的就不得而知,我又不是行家。

总之,人妻就是连书也没心情看,很无聊地盯着这一对奇葩,特别是那位大爷。五个小时的车程,大爷时不时起身哄坐在身边的妙龄女孩,可是女孩就是一句话也不说,全程脸臭。 

到了休息站,妙龄女孩上厕所。如果看不懂马来文和英文,那么厕所的男女标签也是基本常识吧?结果她走错方向,人妻假装没看到。

到了新山海关,下车之前故意走前去偷瞄一下,看看他们拿的是什么国籍的护照。嗯,果然没让人失望,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 

然后,大爷带着妙龄女孩排错队,人妻也假装没看到,难得他们还会排队过海关嘛~

过了柔新长堤,抵达新加坡海关,大爷才甘愿把椅子调整去正常的位置。后座的阿伯马上用手揉一揉膝盖,这时人妻终于忍不住了…… 大声说: 『 安哥,你的脚还好吗?』

阿伯先是一愣,然后把食指放在嘴巴,作 Shhh... 状小声说: 『 没事,没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接着他双掌合十笑着向我道谢。

你知道这五个小时的车程我是怎么过的吗?除了一直瞪住大爷,人妻什么都没做。因为我怕走前去叫大爷不要把座位调到这么超过,他会当众骂我多管闲事…… 很丢脸的咯!

不过,那一刻,我真的有瞧不起自己的懦弱。

到了新加坡马上与海南佬还有友人八卦在巴士上所见的,他们都觉得大爷是有权利把椅子调到后面去的。如果阿伯觉得坐得不舒服的话,应该要向大爷说啊~ 而不是在背后做个假装打他的动作,看到都好笑。

直到后来跟海南佬搭晚上 11 点的巴士去新加坡,才发现很多乘客都是把椅子调整到自己觉得最舒服的位置,然后倒头就睡,包括海南佬。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3 comments:

michelle tee said...

阿伯好好人哦!!

imyuyu said...

也许自己有多次乘搭长途巴士的经历,所以对这些小细节格外留意。
好像aeroline每次到关卡或到站,都会叫乘客把椅子调整回原位。
第一次坐的时候我还觉得好笑,明明是巴士,还需要特别报告,搞到像坐飞机酱夸张!
后来我发现,其实应该这样子,
要不然,像那位大爷那样,放到这样平平,然后他后面两个座位的人要上下车都极度不方便啊!(其余时间 睡觉就还好,我通常不会放到最下~)

Yutaka said...

五个小时而已。不幸运的话,我可是从新山关卡到金宝都要被前面的椅子挡着。
只有到了休息站他们才会自动把椅子调好,如果不会自动,
就提醒一下,他们也不会怎样。
只是有一次,前面的人没调好椅子就下了巴士,我就自己动手了。
他回来看到后也不敢出声,反而到第二个休息站时,他就会自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