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8, 2012

The 27th Biweekly of Chinese Literature

这几天的情绪应该会处在亢奋状态,哈哈。 

首先八卦马大校园吧~ 讲真,做梦也没想过会踏进马大校园的一天,甚至连校址在哪里都不知道,你问我 Zouk 在哪里就差不多。(翻白眼……)

话说一位马大生在我的一篇贴文留言,还以为是恶作剧,就留下电邮私下联络。没想到真有此事哦?文学双周是马大中文系的常年活动,每年都有不同的主题,而我就是被邀请出席第 27 届的 《感官文学》 其中一个活动,电影分享会。

今年的主题旨在通过一个人的五个感官: 嗅觉、味觉、触觉、听觉和视觉,来发掘精彩的文学世界。希望文学渗透在生活里的每一个角落,正如口号所想要表达的: 展开细腻的感官,体会文学的解放。 


我很紧张,那位名叫美吟的马大生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是文艺青年吧???!!! 

死就死…… 最后还是答应出席分享会是因为不想让同学们失望,而且,本人感到万分之荣幸有没有。 

姐姐告诉我 UM 很容易去的,从 Section 17 的方向直直走,经过 KFC 的第二个交通灯转进去就是了…… 结果,我来的了马大医院。问了保安人员才知道 UM 就在隔壁而已,小白驶入 UM 大门口不禁瞪目结舌,好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

很自然的放慢车速,后面很多车子不耐烦超越,天啊~ 马大校园大到图书馆都有好几个,怎样找?眼前这座校园,路上行走的学子们…… 难道这就是前同事常说的: 『 Shubs,妳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错过了大学的校园生活。』 

后来,马大生告诉我 UM 算是最小的大学了,位于 Serdang 的 UPM 和 Kedah 的 UUM 更大!管它是什么 M 只知道老娘连 SPM 也不及格。

终于找到 Main Library 了,这时候已汗流浃背。等了五分钟,一位由头到尾散发清纯气息的马大生,那种从来不会高分贝讲话的女生站在我眼前,她就是负责联络我的人,美吟。


她带我来到四楼的影视播放室,当同学们在准备时,我跑去外面八卦,四楼的书籍全是科学物理的,一本也看不懂。 今天要播放的电影是一部惊悚西片,《1408》。这是人生中第一次这么认真睁大眼睛看鬼片!!! 


影片播完了,组长上台介绍我是本地著名博客,台下小猫俩三只。双方都很尴尬,组长连忙解释,希望我别介意什么的…… 怎么会介意呢?高兴都来不及,这太容易应付了,完全没有压力。 只不过,在破冰环节开始之前,我想先去小便…… 因为,人妻刚才有被吓到。 

从厕所回来,同学们已高效率把椅子围成一个圈圈准备分享观后感。 这时候我要他们先自我介绍,来自哪里…… 然后才解释我不是文艺青年,并不是抗拒这个标签,而是我还不配。 

 

有些同学问我以前修什么系的?除了很想死,其实更想回答: 姐毕业于社会大学的八卦系 —— 又怕他们 get 不到我的黑色幽默,所以算了。

破冰之后就马上介绍吉安的 《考古地带》,他才是马大中文系文学双周要找的人。我觉得吉安比我能够分享的更多更广,而且,更深入。如果时间安排到的话,希望吉安能为中文系的学生上一堂课。毕竟说到文艺片,张吉安才是我的启蒙老师呀~

我把电影分享会分开两个部分,一个是表面的观后感,很直接的,没有对错,纯粹是个人喜恶。第二个是从电影里找到文学踪迹,例如: 配乐、背景、城市文化,等等里找寻 “文学” 的蛛丝马迹。这是事前不能做的功课,所以只好死一点东西出来讲,例如: 纽约,这个有苹果之称的不眠都市。


大家都知道能够进入本地大学就读的非土著学生的成绩都是非常优异的,而且大多数来自小康家庭。成绩放榜时,这些所谓的非土著资优生每天过着心惊胆跳的日子 —— 我,会在仅有的 30%  学额里 “幸运” 被录取吗? 

 没想到中文系的学生也很会讲冷笑话哦? 左: 玉如,组长。 

这群出席的学生里,并不是每一位都是念中文系的学生,还有其他科系如: 环境工程、生物医学、经济和土木工程。我身边有很多朋友都是海外留学生,因为家里有钱。

 

从坐在我左边开始的美吟,来自槟城的 Bayan Lepas 然后就是: 

惟心,柔佛古来
鸿越,柔佛新山
威达,吉打亚罗士打
洁桦,莎亚南
春霞,吉打东色海
莉婷,加影
雯佳,彭亨文德甲
育贤,霹雳金宝
玉如,雪兰莪万津

不是说不能做文艺青年,只是先别急着披上一层 “自命不凡” 的外衣,孤芳自赏只会让人限定格局,视野自然无法广阔,又谈何包容异己的雅量?你不看烂片,怎知道烂片会烂到什么层度?让文学渗透每一个角落又从何做起呢? 文艺从来不是一种伪装,而是针对生活里的点点滴滴学会的一种欣赏、启发和尊重。

谢谢大家出席电影分享会,希望梁家妇女没有误人子弟。最后最绝的,请接招: 

1933 年,萧伯纳来到了香港大学,他 “竟然” 对港大学生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 『 学生首先要学会 “忘记” ,我们听到的、学到的许多都是不正确的,会引我们入歧途。在学校必须学的,不学毕不了业,但是要会忘记,要将学到的东西忘记。 』

??? 

后来才在龙应台的新书里找到答案, 一个人若一生恪守课本里的 “知识” 遵规守纪,只能沾沾自喜过日子一辈子。知识从未经存疑,永远只是盲从的奴隶。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4 comments:

Unknown said...

其实更想回答: 姐毕业于社会大学的八卦系 —— 又怕他们 get 不到我的黑色幽默----shu ben你太低估我们的幽默感啦,下次再来和我们切磋两招~哈哈,真的很高兴能和你参与这个分享会,那你晚上睡得好吗?不会有听到1408的号码组合就恐惧的后遗症吧?

Unknown said...

shu ben,你好,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莉婷。

jess117 said...

Hi shuben,

刚刚看过了你的blog,才知道你把我们都形容得好可爱,情切的。。。哈哈,忙了一轮再看过你写的blog才发现了看blog其实蛮有趣地。。它让我忆起当天的一点一滴 就像写日记那样。。。尤其是当课业繁忙时,精神错乱的时侯,看看它还可以解闷呢,满有意思的。。。。哈哈,刚想起那碗“难吃”的粿条,虽然不这么好吃,但却很温馨。。嘻嘻,谢谢哦!!!=)

美吟(jessica)上。。

et Shuben™ said...

莉婷
下次带我去加影吃沙爹。那天的书卖得怎样?

以后我打算偷偷混进 Za'ba 图书馆四楼看书抄书或找资料写 blog 嘻嘻。


Jess
我为了出席电影分享会请假,而妳为了带我参观马大校园而逃一堂课,大家扯平。 呵呵。

等我写了 Ubah 之夜再八卦马大校园,我比较喜欢八卦轻松的东西,记录生活中的小情小爱。

例如: 马大很难吃的炒粿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