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5, 2011

Hidup Bersih

最近真的 Bersih 到快患上洁癖了!老实说,由头到尾都不觉得参加游行有什么了不起,只是尽一份公民责任而已。当然,不随手乱丢垃圾和登记成为选民也是好公民的表现,并不一定要热血到走上街头和平请愿才算是爱国的啦~ 马来西亚是一个 “民主” 国家,捍不捍卫你的基本权利也是个人的自由和选择,真的没什么大条道理好啰嗦的。

星期四下班后去载老公。从 LCCT 到 Setia Alam 聊的当然是城中最热门的话题 —— 净选盟 2.0 的八卦。他指出的个人观点让我觉得很 high 咯~ 有时候轮不到国阵不倒台,因为老一派的政治理念已满足不到年轻一代对未来作出改变的渴望。

国政越是独裁人民的反弹越大。为什么不让良好市民的和平请愿单纯到好像出席偶像的演唱会那样,预先通知公众将封锁的路段,以不影响民生为优先考量。然后,四个游行的集合地点入口处都有警察驻守,不但能够维持秩序也可掌控大局,一旦发现可疑人物就搜身,要是携带危险武器,马上抓回警局盘问。

表面上看似给人民的自由游行,暗地里却能监视政敌的一举一动,何必劳师动众的又丢催泪弹又喷射化学水砲,野蛮到仿佛回到 60 年代的政治手腕。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是每个政客都应该知道的基本常理吧~

此举不但赢得民心,更是打击在野党主要的杀手锏,从而提高 “执政能力” 并有助提升政绩,挽回日渐败坏的政党声誉。Tapi 游行还没开始警方就已逮捕了近百人。所以说…… 酱不合时宜的政治管理,试问国阵又如何不倒台?


其实,“事不关己,己不劳心” 或者是 “闲事莫理,众地莫企” 是不难理解的小市民心态,当然也值得被原谅的。我只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父母或是什么样的成长环境造就成像黄俊源这么样的一个孩子?要知道在马来西亚,只要你选择从小习惯谎言就可以过着自扫门前雪的 “好日子” 啦~ 何必如此热血而毁了自己的钱途呢?难怪很多网民讥笑出席净选盟 2.0 大游行的平民百姓都是傻瓜不是没道理的。

《参与 Bersih,你害怕吗?》 

我活在国阵堡垒区的彭亨州,在一个大学选举没有学阵校阵的大学念书。

我在填鸭式教育体制下成长,看着越来越多学生毕业,却不能独立思考。

我活在大专法令、内安法令、煽动法令、印刷法令监控底下的一个国家。

我活在每天谩骂政府不公,但是在要求改变时候,却不敢站出来的社会。

不管是家人,朋友,听见我要去这次的 Bersih 集会,不约而同的反应都是:

你不害怕吗?不危险吗?警察不会抓你吗?大专法令不会对付你吗?

而当时,我心里面想起的是曾经筹备辩论赛时候,印象深刻的这番话:

“ 当纳粹来抓共产主义者的时候,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当他们囚禁社会民主主义者的时候,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 当他们来抓工会会员的时候,我没有抗议; 我不是工会会员。 当他们来抓犹太人的时候,我保持沉默; 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来抓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替我说话了。”

如果为了兴建巴贡水坝被强制搬离祖坟、还面对不公平赔偿的是你,你会保持沉默吗?

如果从反贪会无缘无故掉下来,法庭最后宣判冤案的是你的家人,你还会保持沉默吗?

如果被警方无辜打死的古甘是你家人,警方最后却被宣判无罪释放,你还保持沉默吗?

如果你面对一个不公平的选举体制,要求政府公平竞争却被打压,你应该保持沉默吗?

如果要等到自己成为受害者才醒觉,太迟了。

如果面对恶法,你感到害怕,恶法将永远存在。

人们总是说暴政是 “养” 出来的,政府的腐败是在人民的 “忍耐” 底下滋生的。

这一次,我害怕,不过,我不会再选择保持沉默。

因为我知道如果每个人都不敢站出来,Ambiga 永远是寂寞的。

我知道如果大家都站出来的话,形成的力量,是不容忽视的。

一、选民自动登记(允许所有年届 21 岁的合格国民自动成为选民);

二、改革邮寄选票(允许拥有合理理由无法回乡投票的合格公民,以邮寄方式投票);

三、使用不褪色墨汁(杜绝幽灵选民);

四、公平接触媒体(确保主流媒体不偏袒任何政党);

五、竞选期最少 21 天;

六、巩固公共机构(确保选举委员会、反贪污委员 会及警方的独立性,挽回人民对这些机构的信心);

七、制止贪污;

八、停止肮脏政治手段。

对于国阵政府而言,真的那么难做到、那么恐怖吗?

什么是非法的?难道对于执政有威胁的,都是非法的吗?

宪法赋予我们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应该体现在哪里?

为什么本来应该引领社会的大专生的我们,反而要被打压?

担心我的爸妈,我真的不是在和政府对抗,我只是要求一个公平的选举制度。

我不是在反政府,更加不是在制造混乱,而是希望政府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我知道,我们不能再保持沉默,因为,对施政不公保持沉默,是一种恶。

站出来会有什么结果?

我只能说: 『 不站出来,什么结果都不会有。』


作者 | 黄俊源
《当今大马》
2011 年 7 月 4 日
下午 2 点 37 分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3 comments:

ed.inc said...

這位熱血的弟兄,我是蠻敬佩他的。
加油!

Feeling said...

支持你!如果不是身怀六甲,要面对两家人的责任与压力我和我男人也会去支持。昨晚看到我老妈子花了15分钟打SMS给我,叫我别去游行,心还真的有点软了。因为他不会打SMS的。然后又想想,其实就是有好像妈咪这种比较老派传统思想怕事的人民,所以国家才没有进步没有改变而且还很堕落。。。

慧慧 said...

其他国家,每次选举都有可能换政府,大家坦然面对,习以为常。
为什么在大马好像世界末日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