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5, 2011

You help me, I help you...

不要走!今天梁家妇女不是要八卦 Bersih 啦~ 

像往常一样,如果还剩下一格或两格车油的消耗量,我习惯了回家前先去公司附近那间 Petronas 添油。抵达油站打开钱包拿了钱,把钱包放进包包里然后放在乘客座的下面,而不是车座上。下车后立即锁门,确保车子上锁后才走去柜台付钱。

每次添油都紧张兮兮,很怕有人骑摩多从后面经过,敲碎车窗抢包包。或者是,有辆货车忽然在我面前停下来,把我硬拉上车绝尘而去,然后成为明天的头条新闻。 我不怕参加游行,却很怕独自去油站添油,哈哈。

傍晚 6 点半。付了钱朝小白的方向走去…… 这时有位员工对我笑笑,然后自动自发帮我打油。添满油后打算挥手致谢,他却帮我擦车镜,擦了前面擦后面,小白顿时闪亮起来。

我做了一个 “谢谢” 的大动作,正准备要离开…… 他却温和地敲敲我的车窗,本能迟疑了 5 秒,但想到他穿的是 Petronas 制服,不疑有诈便打开车窗问有什么事,他说我的轮胎有点扁平了,是时候打气泵。

怎么可能?上个周末老公明明帮小白 “打风” 了呀~ 不过,话说回来,驾驶时感觉方向盘还是紧紧的,现在既然有人 offer 便驾去打气泵那边让他 “打风” 好了。心想只要锁门坐在车里等,应该不会有事发生吧?而且,真的没想到现在 Petronas 的服务这么好了


又或许,你不给他看见我一身漂亮的打扮而大献殷勤呀?嗯,忽然有种窃喜的暗爽,谁说人妻没市场,哼~

大约过了两分钟,那位不知道是马来西亚人还是来自印度的外劳,轻轻拍打小白,示意好了。我也对他微微笑,举起右手的大拇指,表示赞一个。可是,他的脸部表情让我想要马上离去的迟疑,正当内心挣扎交替,他心急地敲敲我的车窗,一打开车窗就赶紧对我说: 『 Saya sudah tolong awak,awak tak tolong saya keh?』 

忽然全身发冷,皆因人妻的心凉到脚趾头,一言不发从钱包拿了 2 令吉给他 (这一次我非常确定是马币 2 令吉 okay!)。那位好心帮我添油、擦车窗、打气泵的 Petronas 工作人员这时才打从心里笑出来,笑嘻嘻地道谢,然后快步地离开我的视线。

当我知道不要和生活谈专业,它是填饱肚子以后的尊严时………… 这一切已经太迟了。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5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原來是要付出代價的。。。

ed.inc said...

剛開始會覺得他是認真的服務,
後來覺得他很色,
最後覺得他只是要小費罷了/
哈哈哈....

Feeling said...

看你这篇看得我心惊胆颤。。。以为你要么被劫财要么被劫X了。。。还好平安无事!

对不起,是我太小人之心。生活在这个动荡的年代,我都很冷漠对待陌生人。。。。

Jeffrey04 said...

拍肚子有在暗示什么吗?(显示为划错重点)

et Shuben™ said...

(抓狂中)那个是我的小小肚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