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2, 2016

Bersih 5.0

早上8点从家里出发,抵达吉隆坡交警已封锁多个主要入口,我们一直找路兜,真的好不容易才成功进城。

先去 Pudu 室内巴刹找阿荣哥喝杯海南咖啡,这里的员工全都穿了 Bersih 5.0 的 T-shirt 哦?不怕日后做生意遇到麻烦吗,例如更新营业执照遭到为难?好几桌也坐满了游行者,很好奇他们是如何进城的?

买了防晒油就步行去独立广场,结果人太多挤满整条 Masjid Jamek 街道,警察封锁独立广场。我铺了草席就地而坐,等着敢死队冲进前线,然后警方发射水炮和催泪弹就可以收工回家。

这时看到 Bersih 斗士 Aunty Anne 很兴奋要求合照,结果被拒绝了,她大声说:『 我不要拍照!我不重要!拍他们!』 指着街道上的黄衣人。不过还是有很多人想要合照,只是有些人连问也没问就直接拍,然后走人。

后来海南佬找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 “安置” 我,在这之前我们走散一次。身穿荧光上衣,手挥黄色手巾,他依然看不到我,可见在人群中我有多矮小。我站在远处,眼看他一脸慌张在找我,心里充满感动,霎那间找回初恋的感觉,多希望这仿佛电影画面能够定格化为永恒。

海南佬不但是个道德观念很重的人,而且做人做事有原则。他根本就不想出席已经被政党骑劫的净选盟。要不是担心我的个人安危,他宁愿留在家里,躺在沙发上滑手机。

午餐时间到,就走到对面的印度餐馆吃我最爱的香蕉叶饭。不吃饱,哪来的力气革命?


吃饱后收到可靠消息,集会地点改去 KLCC 了,于是黄潮从 Jalan Masjid Jamek 移师到 KLCC 步行大约3公里路。路上只看见几辆车子和摩多,有位赶着去上班的安蒂只能不耐烦地瞪着黄潮路过,心里可能诅咒着这些吃饱没事做的黄衣人。

警察不是一早封锁所有进城的主要入口了吗?这些人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集会地点分成两个聚集点,一个是净选盟的地盘,另一个是敦马、丹斯里慕尤丁和拿督斯里慕克里兹的地头。我们从净选盟的地盘移去政客地头,因为那边人气比较旺。

敦马哈迪站在四轮驱动车上发表演讲,厉声抗喝: 『 首相纳吉贪污滥权,妨碍司法公正!』老人家说的时候脸不红气不喘,站在旁边的儿子拿督斯里慕克里兹十足像个 daddy's boy 一样,没有一点领袖风范。至于丹斯里慕尤丁不提也罢。

政客演讲结束后,他们就乘着四轮驱动车离开现场,大伙儿争着拍照录影事后可以放上网,众人情绪高昂大喊 reformasi 是何等讽刺。散水那一刻才恐怖,人群像汹涌的海浪铺面而来夹带阵阵汗臭味快令人窒息!身高只有 155 公分的我只好垫高脚跟抬头仰天争取一口干净的空气。

眼前逐渐入黑的天空,让人期待明天的蓝天白云,我们 Bersih 6.0 见。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3 comments:

墮天使祥 said...

好久不見。

et Shuben™ said...

你好吗?

墮天使祥 said...

我很好啊。還活著。
妳呢?最近在忙甚麼?很少見到妳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