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2, 2014

两本护照的重量



梁安伟,巴生人。从事科技业,在对岸租房,每个星期回家。

我老公是马劳,老一辈的新加坡人叫他联邦仔,已在对岸工作了 12 年,是永久居民。从恋爱到结婚,我们都维持远距离的亲密关系。他每个月回家三次,还有一个周末留在狮城喘口气。

每个星期五回家,不是搭飞机就是坐巴士。如果坐巴士的话,凌晨三点才到家。礼拜天就搭晚上 11 点的巴士回新加坡,抵达狮城已是凌晨 4 点,小睡一会儿又准备去上班。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六年。

我有很严重的失眠,特别是星期天晚上。每个星期,只有两天睡得最甜最香,那就是星期五和星期六。

雨季来临,最害怕就是半夜的雷雨,又要睁眼到天明。每次送他去车站,总要看着他消失在人群里才舍得离开。

这种习惯已维持了六年。

两本护照的重量,两种心情的孤单。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6 comments:

茉莉 said...

"抱抱"

et Shuben™ said...

妳就请姐喝一杯呗。

yutaka said...

也許時機到了,
就有改變的一天,
夜夜抱著老公入眠.

Simon Tu said...

加油

Jonathan said...

當年我也是啊~~~
>_<

et Shuben™ said...

谢谢你,涂西门。 一首很有 feel 的歌,感触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