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 2014

It is better in prayer to have a heart without words than words without a heart

最后,还是没办法把米奇背包带回家。为此,梁家妇女很懊恼,为什么要坐飞机呢?限制很多,真不方便。

还有,其实我真的很怕坐飞机,特别是飞机起飞时,然后冲上云霄的那一瞬间是最恐怖的。

而海南佬更因为我对他的不信任而抓狂,不耐烦说: 『 我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了,可以吗?』

抵达巴士站,再转地铁去飞机场。除了背包、托运行李、还有一个是手提的,他真搞不懂一个女人到底要怎样把三件行李带回家?因为潇洒的 IT 佬都是一个背包走天涯。

抵达地铁站,他一脸严肃对我说: 『 记得吗?以后妳就要自己一个人搭地铁去飞机场了,知道吗?』

多么想冲口而出: 『 你以为我还是小孩子吗?而且,我会搭德士的咯~ 』 但是,人妻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

在车厢里,有人还是脸黑黑,人妻就问: 『 喂~ 还在不高兴吗?』

『 嗯,因为妳要走了…… 我很开心…… 哈哈!』

『 为什么总是要口是心非呢?搞不好这次以后,你再也没有机会说真心话了咯~ 』

海南佬耸耸肩不以为意,因为他很喜欢说反话作弄我,很享受看我一脸期待然后又失望的表情。他从来不知道,在爱人面前没必要处处提防这回事。

因此,亲人冲口而出的话是最伤人的。

吃了午餐上个厕所,便到柜台办理登机,然后过安检。我们只是蜻蜓点水式的吻别,没有拥抱。其实,我喜欢抱抱道再见。

买了酒便到登机处,一边看书一边等上飞机,然后工作人员说班机延迟 20 分钟是乘搭廉价航空常有的事。

下午 2 点登机,预计 3 点抵达梳邦机场。过了冲上云霄,人妻很自然继续看书,等着空中少爷和小姐派饮料和花生或杯子蛋糕,也很开心隔壁座没有乘客,这样上厕所也方便一点。

从新加坡到梳邦的 FY3506 大约有 30 人,包括三个小朋友,最大的应该只有 4 岁。

吃了一包迷你包装的花生,喝了一杯橙汁,看了几页欧阳文风的 《愚民最爱国》,相信没多久就应该抵达目的地。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可能遇到气流还是什么的,飞机晃了几下,吓得我把书一丢,假装闭目养神。其实,开始感到害怕。

下午 3 点,飞机并没有在预计时间降落,因为整架飞机不懂做么摇晃得非常厉害!人妻心跳加速,双手紧握扶手,闭上眼睛,开始默念阿弥陀佛。

这是第二次遇到这样的气流。第一次乘搭亚航 (AirAsia) 去广州,姐姐和我俩紧握对方的手,没有松开过,这一次我只能紧握扶手独自去面对。

飞机持续上下摇晃,不敢咬紧牙关,担心气压问题会流血。眼睛依然紧闭着,双手没有离开过扶手,当飞机在最后一次的冲击力最强大时上下摇晃,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 MH370。

接着思绪凌乱,很多画面穿插而过,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阿公阿嬷,一直说对不起,今年没有给您们老人家扫墓。不过没关系,因为我们很快就见面了。

我也对祥哥和宝石姐说对不起,因为没做过什么令他们感到骄傲的事。

第三才想到海南佬,可是并没有说对不起,而是道谢。谢谢他娶了我,给了我这四年的快乐婚姻,觉得自己很幸福。真的。

希望他将来再娶,找一个会理财、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太太,但不能美过我的…… 很多快乐的情景像播映机播放出来的画面浮现在眼前,什么时候双颊湿了也不知道,不是紧闭双眼了吗?

还有莫名其妙向家公家婆道歉,自认不是好媳妇。最后感到遗憾的是,没机会亲眼见证大马的民主自由……

难道这都是我最在乎的吗?原来人在临死之前会忏悔的。

一个星期前,当首相纳吉发表文告说失联客机 MH370 ended in Southern Indian Ocean 时,我的个人解读是: 完了。

于是,迫不及待为罹难者 RIP,仿佛哀悼之后,一切都结束了方能继续生活。这就是我对生命的尊重?

因为没有亲人在机上,所以才不会坚持到底,期待奇迹出现。没想到一个星期之后,轮到别人为我 RIP 了。

想到这里,开始微微抽泣,但不敢发出声音担心会影响到其他乘客的情绪…… 直到播音机传来一把参杂了男人的吵杂声,只听到最后一个字: Penang。

什么时候恢复平静,飞机不再剧烈摇晃了?这时才敢慢慢张开双眼,蓝天白云尽显眼前,难道这里是天堂?像我这种人能上天堂吗?

回过神来,看到空姐到每一个座位安抚乘客,因为大家都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在飞机上,可是竟然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事。

轮到我时,空姐语气非常温柔说: 『 由于天气恶劣,无法在梳邦降落,最后机长决定转航线飞往槟城降落再作打算。』

人妻终于呼出一口气,软弱地问: 『 抵达槟城机场,请问我可以搭巴士回家吗?』

空姐拍拍我的肩膀,眼神坚定但轻声的说: 『 别害怕,我在这里服务了 6 年,没事的。只是天气太恶劣,无法降落而已,请妳相信我,好吗?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请通知我。』

离开前,还给了一个委婉的微笑。老实说,那个笑容让我冷静下来,直到思绪清晰,擦干泪水站起来去洗手间。

感恩机上三位小朋友没有哭闹,只是大人们的神色凝重。在空间有限的洗手间里,没法蹲下来,只好站着双手扶住洗手盆,脸贴在镜子上呼气…… 

人生中从未经历过如此巨大的恐惧,那种傍徨无助的感觉渗透体内的每个细胞每条血管。

回到座位时,空姐送上一杯清水和面纸,这时才发现自己原来不停地在发抖,空姐握住我的手,让我平静下来。

大约下午 4 点半抵达槟城机场,机上的乘客已迫不及待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坐在我后面的一位印度安哥,说得一口非常绅士的英式英语,交待一个叫 Joseph 的人不用浪费时间久等,但愿意赔偿他的损失,因为飞机已转换航线飞往槟城降落。

他说天气恶劣,整架飞机摇晃得像粒乒乓球,窗外什么也看不见……

到了登机处,上厕所洗个脸才给海南佬发简讯,不敢打电话,怕自己听到他的声音会失控,然后在大庭广众放声痛哭。


大家等了一个小时,工作人员让转机的 30 位乘客先登机。人妻路过刚才坐在我旁边,来自意大利的一对年轻夫妇,他们打算在吉隆坡逗留五天观光。

太太隔着落地玻璃窗,站在飞机前拍照。嗯,死里逃生,是值得拍照留念的。这时人妻幽幽地说: 『 祝我们好运吧~ 』


意大利佬听见了,赶紧加快脚步追了上来,用一口意大利口音的英语对我说: 『 别担心,刚才机师的技术非常好,妳知道吗?请妳相信我,我以前也是一名机师,在这样恶劣的天气尝试降落 2 次真不容易,机师的技术非常了得,他的技术真的很好。所以,别担心。』

他一共重复了 “技术很好” 三次,不晓得这是不是意大利佬的善意谎言,安抚人妻的情绪。但,如果他所言是真的,要一个外国人来告诉我,应该对自家的飞机师有信心是多么讽刺。

我不会驾飞机,怎么会知道?希望他们会喜欢马来西亚。

安顿好了转机的乘客,轮到在槟城苦等了 3 个小时的乘客登机,大家一起飞往梳邦。这时天气不算晴朗,但也没灰色一片,飞机更没有刚才的剧烈摇晃,安全降落。

下机前,空姐向每一位乘客道再见,看到我就赶紧拍拍我的手臂说: 『 妳要回来喔~ 再见。』

这位专业又漂亮的空姐叫 Noreen,我真的非常感谢她。


有些乘客的家人在机场坚持等了 3 个小时,看到儿子平安回家,父子拥抱的画面,人妻赶紧别过头去,假装什么都看不见。

这个时候,只想一个人继续撑下去…… 回家冲个热水澡,然后喝杯梅酒,倒头就睡。

今天是愚人节。原来人生总喜欢不设防地和你开个玩笑,只是不懂什么时候来真的。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 comments:

ChiuWan Irises said...

让我想起有一次搭乘 firefly 回怡保,突然听见广播说飞机的其中一个引擎出现问题,必须紧急降落在 Subang 机场。感谢主,一切平安!

et Shuben™ said...

真的把我吓哭了,以后打死我也不敢一个人坐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