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2, 2013

Bebaskan Adam Adli Day 3

这是第三晚去 “守夜”,打算早去早回,为星期五和周末 《一次就爱对 2》 的造势活动做准备。

大约九点抵达增江北区警局,已看到警察在维持交通秩序哦?找不到车位,只好停在一辆小灵鹿的后面,留下联络号码就去热血。



哇~ 今晚的人潮不错嘛!梁家妇女以为少了政治人物站台,就没有人来声援亚当了,呵呵。而且人妻发现每一晚都有小进步,例如很多父母带着小孩参与烛光声援运动。

民主是什么?民主就是发表了任何意见不怕有人秋后算账;民主就是权利被侵犯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讨回,不管你是什么阶级什么身份;民主就是不必效忠任何党,不必讨好任何人,也可以堂堂正正地过日子;民主就是打开电视不必忍受主播道德凛然地说谎;民主就是不必为了保护孩子而训练他从小习惯谎言;民主就是享受各种自由而且知道那自由不会突然被拿走,因为它不是赐予的;民主并非只是选举投票,它是生活方式,是思维方式,是你每天呼吸的空气、举手投足的修养,个人回转的空间 —— 龙应台

参与民运的小朋友会逐渐长大,如果你问我马来西亚终究会迈向民主的一天吗?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上一代错过的公民教育,那么就应该由我们这一代开始传承下去,弘扬马来西亚新生代文化。虽然迟了半个世纪,不过有些斗争要慢慢来,比较快。


除了一家大小前来点蜡烛之外,还有几位小贩摆档贩卖热血 T-shirts 和饮料,犹如迷你夜市场。唉~ 就是没看到 milo 车有点失望。



也有群众自动自发做了不同的海报和面具,让大家拍照留念。上街并不是你想像中那么充满暴力,我们都是一群很理智的马来西亚公民。不是没有滋事份子,只是很少。




人妻又在路旁坐下来开始埋头做笔记,不久听见几把男声七嘴八舌在讨论哪位美眉长得好看,于是抬头一望,没想到他们讨论的竟然是我?!

『 係咪~ 都话唔错啦!』
『 咁都叫唔错?Okay 啫…… 而且有 D 老。』

站在我面前的四五位臭阿炳根本不 care 老娘听不听懂粤语,还是他们故意令人难堪?我其实很想大声笑出来,然后回应他们: 『 死仔包,你哋知唔知边个係 Adam Adli 吖?咪挂住沟囡啦~ 』

我怕他们等一下大大声说: 『 收声啦,大婶!』 到时候不是好瘀咯~ 呵呵。

阿当阿德里(Adam Adli) 今年 24 岁,是学生运动活跃份子。曾在苏丹依德里斯师范大学就读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科系,因降旗风波而遭校方吊销学籍三个学期。

于 5 月 13 日 (星期一),他出席联同大马青年团结阵线 (SAMM) 举办 “513 马来西亚民族日拯救民主” 的讲座,上台致词时涉嫌号召举行百万人大集会,抗议本届大选舞弊,而招警方援引 1948 年煽动法令第 4 条文逮捕与刑事法典第 124(B)破坏议会民主条文调查。(破坏民主???)

于 5月 18 日 (星期六) 在 Bangsar 被捕,至今已扣押 4 天,更被学院开除学籍。当他被扣留的消息传开后,每晚都有人前去为他声援点蜡烛。 

亚当说如果你依然视街头为不文明及破坏社会和平的方式,请你省思,扪心自问,你这个抨击示威的心声是否被听见了?若不,你该做什么?可能还是必须尝试走上街头。

天啊~ 才几岁人哦?说出这么有智慧的话…… 人妻担心话还没讲完,阿炳就不耐烦头也不回走掉了。

第四晚的气氛前所未有的好,大家坐下来听演讲,连 Kak Wan 也前来为亚当这小子加油打气。大约 10 点 20 分收到事主打来的电话,麻烦我移车,这时才心有不甘离开。 



连续三晚的烛光声援释放亚当让人妻见识到捍卫言论自由是没有年龄之分或肤色之别,不管你是四肢健全还是行动不便,大家都不会为了有心人的打压,剥夺了你的发言权而选择置身之外。


我喜欢上街,因为可以接触到来自不同地方的群众,和他们聊天…… 这比坐在电脑前 shared 和 like 更实在。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 comments:

墮天使祥 said...

这比坐在电脑前 shared 和 like 更实在。

我總覺得年輕一輩不能體會這句話箇中的精髓。

et Shuben™ said...

每次上街都看到不同年龄层的人,但还是年轻人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