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6, 2012

鹣鲽情深

记得当天还和一姐互传短讯开玩笑说,现在缝了双眼皮比她更漂亮,小心她的一姐地位不保。她就揶揄我为了想进入 “娱乐圈” 而变得积极。

下午又收到她的简讯,担心自己的英文不好看不明白,马上打电话给她,还来不及开口一姐就先说: 『 是的,千真万确。』 可见她接了多少通类似想要确认的电话?!

海南佬刚理发回家,看到老婆站在饭厅抽泣,马上前来抱住我,轻声问: 『 比,发生了什么事?』 我泣不成声回答: 『 他老婆死了…… 』

晚上 8 点半抵达广东义山的羽化苑殡仪馆,当天晚上有很多场丧礼,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蔡门谢氏。这时候已看到 Jan (秦雯彬) 和友人坐着,因为丧礼还没正式开始,蔡太太还没化好妆,故没有收帛金的柜台,也不能上香致哀和瞻仰遗容。

坐在海南佬隔壁的是 Sean 李子昭,年逾 47 的他保养得非常好,而且很健谈,没有一点 “艺人” 架子。海南佬说十多年前曾听他的节目,没想到今天就坐在他的隔壁聊天。

丧礼租了两个灵堂,中间设了自助餐。桌布用了黑白色,还有波浪滚边,椅背也很细心绑了蝴蝶结…… 灵堂放了两颗绿色花球和花牌,很美丽。没有喃呒佬打斋,很安静。醉翁牌的花生也很好吃。老实说,从来没想过会在这种场合和蔡太太见面。

我不是认识她,今晚会坐在这里全因她有个为人值得相挺的好丈夫,人前人后都是一副 chok 样,很难得。

大约 9 点,除了本地演艺圈的演员陆陆续续抵达,还有制作公司和电视台的代表。这也是第一次看到美姐吴天瑜,真的很有明星架势,但此时此刻大家最关心的是阿 Chok 的情绪。 

丧礼正式开始,蔡太太的表哥说我们可以进去了。上香之前先给帛金,轮到一姐的时候,很多记者在玻璃门外拍照,有点吓到,因为不习惯。回过神来推了站在前面的 Dennis (颜小丹) 一把,说站前去就可以见报了。

没想到他马上回过头来,一脸认真对我说: 『 傻咩~ 这样趁机上报?』 我什么也没说,只给了他一个大拇指。

上了香便瞻仰遗容,我对蔡太太说: 『 请妳保佑他,像妳一样坚强。』 真的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和蔡太太说话,一想到他们阴阳相隔就泪流不止,赶快闪去一边拭泪。

这时候阿 Chok 终于出现了,身穿一身黑衣,面容憔悴很令人心疼。他先看看灵堂的布置,确保爱妻会喜欢,然后才上香。这时候爱犬 Cookie 也到了,他抱住它走向棺木向妈咪道别…… 记者忙着拍照,家属也没有阻止。绰琦在这时候也失控抽泣,哭成泪人。

后来看见 Selina 安抚阿 Chok 的情绪,他深呼吸便打算走出来准备接受媒体访问。每个走进去灵堂致哀的人,不管熟络与否,都向前抱一抱他,他也只是礼貌地点头道谢。隔着一道玻璃门,把这一切看进眼里,打从心里佩服这小子…… 他是怎么做到的???!!!

当天夜报有了大马电视艺人病逝,震撼了本地娱乐圈的报导。

今天下午 2 点是蔡太太的出殡日,我跟随大队抵达 Cheras 火葬场。这是第一次出席火葬的丧礼,仪式很简单。工作人员先领我们到了某间小礼堂,乐队吹着嘀哒送蔡太太进来,先是家属拿香拜拜,然后才轮到朋友。

直到棺木徐徐下降,工作人员要我们走向前去作最后的永别…… 在场每一位都崩溃,有些甚至失声痛哭。我马上闪到角落拭泪,只听见一把男生用福建话狂喊: 『 姐,妳回来!姐,妳回来!』 Jan 默默站在一旁低头念经,林静苗哭得闻者心酸…… 她们应该是要好的朋友吧~ 

前后不到一小时仪式就结束了,工作人员吩咐我们从后门离开,跨过早就准备好的火盆,最后才用 “花水” 洗洗手擦擦脸。

离开火葬场之前,看见出席者把绑在挡风镜的红线拆下来,绑在前面的一棵柳树树枝上,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风俗但也跟着大伙儿做就是了。我不迷信,但也要学会尊重迷信的家人或朋友。

我和蔡太太没有交情,只是偶尔八卦去看她的面子书更新,因为阿 Chok 很少提及老婆,认为这是家事。蔡太太记录的都是一些小情小爱的生活琐事,例如和蔡先生一起看了第 300 部的电影。

他们是本地娱乐圈公认的模范夫妻,阿 Chok 更在 《一次就爱对》 的记者招待会上公开表示只爱一个女人。事后接受媒体访问也不忘口出金句,苦笑说: 『 做人很玄,恩恩爱爱的可能很短暂,感情有问题的,往往能长久。』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 comments:

~珊姑娘~ said...

很有感触。。。。
看到这则新闻我真的很伤心。
话说两年前我们去签婚纱照配套时,那里的经理就是拿了他们的婚纱照来show给我们看。。。那时就感觉他们好甜蜜好幸福。

对他们的甜蜜幸福感到惋惜~

蔡太太,RIP。

Jane·彥儀 said...

我昨晚看了新聞,不看還好,聽了蔡先生說的話,也不禁掉眼淚。當晚就為蔡太太抄經,願她一路好走,也繼續守護蔡先生。

說真的,人生無常,珍惜眼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