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 2011

Oktoberfest

去年十月,海南佬的同事在他的 Wall 上载了一个短片,我才知道十月啤酒节。本来男人和朋友出去喝两杯没什么大不了。问题是,喝酒就喝酒,干嘛要不停地 woo woo woo…… 他越 woo 得起劲,我越是生气。

妳会不会像我这样?看见爱人独享欢乐时光,心里感到莫名的委屈?rf rf

他答应明年带我去。一个守了一年的承诺,我也期盼了 365 天,星期四凌晨终于抵达新加坡。嗯,阔别了一年的城市,别来无恙?

身上只带了 50 令吉马币,扣除搭轻快铁的 35 令吉,所剩无几用来买免税品送给海南佬的包租婆。老实说,本人真的灰常讨厌做这些礼尚往来的事,很安娣咯~ 只要求礼去没来的更肚懒!后来想到他生病了,安娣会煮粥给他吃照顾他,也买得心甘情愿眉开眼笑了。


由于没有 check-in 行李,只能手拿,幸好是手推式的也不吃力。直到上飞机问题就来了,以我的 “体力” 根本没办法把大约十公斤重的行李放进机舱,只好厚着脸皮请一位男士帮忙。结果他先是一脸错愕看着我,然后就面无表情坐着,动也不动…… 我的双颊发热,喉咙卡住吐不出一粒字,更别说比中指了,后面还有很多乘客在等着。

空姐见状,马上前来帮忙,她笑着说: 『 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搬上去,好不好?』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当坐了下来才恢复神智,偷拍…… 哈哈哈。


第二天,海南佬说要去看戏。我们的交通工具就是地铁,星期五的下午没什么人。他摸摸我胸前戴的鸟链说多多 pattern 穿到好像明星酱马是要搭地铁。我懒得扮鬼脸,反正这种事…… 山水有相逢,嘿嘿~


我没管他,自顾自地玩自拍。车厢里还看到很多阿兵哥,心想服役两年的新加坡男生会不会比马来西亚的男生更 man 呢?呵呵。


从 Citylink Mall 走去 Suntec City 的戏院,海南佬已经警告我最好合作一点,视线只能盯着前方往前走。嗯,十天不见,我忍他。 我们看的是成龙制作的 《辛亥革命》,事后他说有好几幕电影情节是抄 《走向共和》 连续剧,我没看过所以没发表意见。
(注: 原来 《辛亥革命》 和 《走向共和》 的导演是同一人,呵呵。)


但是,看完戏之后的情绪波动很大,哭死人…… 接着就去 Paulaner Bräuhaus 举办为期九天的慕尼黑啤酒节,真担心自己会精神分裂。由于没有订位子,俩人暂时坐在二楼户外的桌位等候,刚好是演出者的隔壁桌,他们的衣着打扮好像是从格林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人物。

什么是 Oktoberfest 呢?上网搜索资料,维基八卦少得可怜,百度百科说是源自于 1810 年的十月,为了庆祝巴伐利亚王子与公主从此以后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十月啤酒节就成为了一个传统的民间节日而保留了下来…… 就好像汉人年复一年庆祝的中秋节一样。

世界最具盛名的啤酒节分别在英国伦敦、美国丹佛和德国的慕尼黑。这三大啤酒节之所以家喻户晓,因为早已被人们誉为是每一个啤酒爱好者都该至少要去一次的狂欢节日。


然而慕尼黑十月啤酒节之所以举世闻名,不仅因为是全世界最大的民间狂欢节日,而且也完整地保留了巴伐利亚的民间风采和习俗。一向来给人们普遍印象的德国人都是不苟言笑和工作态度认真,但是一年一度的啤酒节却让大家见识了他们热情洋溢的另一面。 


这种啤酒是为了十月的啤酒节才酿的。总之不管你同不同意,我觉得德国啤酒和香肠是最棒的!还有德式姜饼或面包更是啤酒节不可缺少的食物之一。我就这样拎着这颗心,从新加坡坐巴士回吉隆坡…… 抵达家门早已心碎了。

 

我们一共吃了三碟香肠和喝了很多啤酒。我还站起来唱歌跳舞拍手大笑,虽然不识德语。抽了几口烟,也吐了两次。 要不是海南佬在的话,梁家妇女早就站在椅子上扭屁股了……


其实在某个层度上,我觉得大多数的新加坡人都很拘谨。现场的气氛并没有想像中的狂热,难免有点小失望。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感谢他遵守承诺。 如果说认真的男人最性感,那么讲到做到的简直是魅力无法挡。来,给我亲一下嘛~ 

 

很多时候人们年复一年庆祝各大节日真的是为了饮水思源吗?还是在苦闷的日子里才会有所坚持呢?谁知道,呵呵。最近在报章读到的民间语录,有一句话这么说道: 『 人生就 8 个字,喜怒哀乐忧愁烦恼,8 个字里头喜和乐只占两个,能看透就好。』

所以,我才会用显微镜去放大喜乐…… 心想每个人也和我一样,为了无法预知的未来,干杯!

(待续)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7 comments:

新怡 said...

如果你有过来,我又还没有回去,记得找我。

et Shuben™ said...

Noted ♥

除了妳,我也想见见雷门和吉姆。

Jerome令狐 said...

那里的德国啤酒就好,有气氛,有传统表演看。

KL 这里只能喝,吃而已 =(

King Kong said...

十多公斤行李,他们让妳带进机舱吗?

那个男士没帮妳,是不是他也没有能力将妳的行李举起了?

et Shuben™ said...

金刚兄
我好像写大约十公斤重的行李而不是十多公斤行李喔~

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没办法从表面判断一个男人的力气有多大,或许他真的有苦衷也说不定 rf rf

大人 said...

去年我们真的站在椅子上哦。。。
是海南佬先站的

et Shuben™ said...

(反应很大)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