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0, 2011

Bersih 2.0 之逃难记

昨晚八卦到哪里了?嗯,海南佬和我的 《七月围城》 逃难记。妈的,你以为现在是在拍电影咩?!

酒店的隔壁是停车场,小白就泊在那边。我已经全身湿透,连奶罩和底裤都湿了,不舒服到令人感到莫名的浮躁。可是,海南佬、Earl 和 Yao 三人心有不甘,还跑到前面去看八卦,男生就是爱逞强…… 最好给 FRU 的催泪弹呛死算了!我只知道此时此刻本小姐急需要冲凉换衣服…… 不管海南佬了,自己再 check-in 酒店三个小时 —— 可惜不是用来开房的。

不久后海南佬也回酒店。从昨晚安全 “逃难” 到今天,他的手机不曾离手,根本对我没有性趣。

后来晚上和几位热血的博客朋友喝茶八卦,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事

有位安蒂身穿黄衣,一手拿着白色菊花和大支装的矿泉水,一手抓住盐巴,看见有需要的人马上弹中送 “盐”。听说这位安蒂中了四次催泪弹和一次化学水炮。

“She's 65-years old. She kena 4 times tear gas, 1 time blue chemical water canon --- in words of her daughter Anne, from Setapak, took a bus ride down to KL, ALONE, in support of the rally. She was stopped 4 times, being asked her IC, and questioned by the police on why she's wearing yellow. "why can't I wear yellow?" was her reply. She didn't know what time the rally was scheduled to start, she didn't know where, she has no one with her; all she knew was to get down to KL, and stand for what she believes in.

当游行者已逃离到无路可退的小山坡,镇暴队这时全装武备向寸手无铁的游行者往前 “进攻”。他们只好手扣手,排成一排接受武装部队的 “镇暴无影脚”。Nom Nom 看得傻眼,忘了手中已点燃了的香烟,更别说拍照了。

他还看到有些马来仔在拥挤的情况之下,用手肘顶着女游行者的背部,这样就不会不小心碰撞到她们的臀部了。所以,这次游行中我没有被轮奸或非礼。

只有马来人和少数的华人站在马路中央,大多数的华人站在马路两旁,有什么突发境况 “逃难” 也比较快一点。 

失散了的 Kerson (阿恺的弟弟,阿凯)并没有因此而惊慌,他在 “逃难” 中也不忘把跌倒在地上的游行者扶起。

韩士竟然还能够在那种情况之下派香蕉 (话说香蕉补充体力)和口罩给其他不相识的人。

元元看见跛脚的游行者,还有一个父亲带着三个孩子一起出席游行。而我看见一位孩子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妈妈一同游行。

我的亲身经历根本没有传言中 513 阴影笼罩着的恐怖气氛,反而是当大家需要帮忙的时候都会毫不犹疑伸出援手,不管你是什么人。

你一定会感到很奇怪,为什么如此危险的游行要带小孩子或是行动不便的母亲出席呢?受伤了也是自己拿来的。

可是,谁会想到政府食言啦~ 我们不是暴民也没有示威,只是喊喊口号,想一起 “散步” 去请愿而已,没有人的手里拿着一支 M16 打算向镇暴队开枪扫射。那么,请问之前说好的和平在哪里?难怪 709 的天空会下雨…………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3 comments:

阿凱 said...

ei?我不是救跌倒的人.我是在把要上來同善醫院的人拉上來啊.
不過一樣啦.

et Shuben™ said...

阿弟平时讲话直肠直肚,没想到拉人一把时也是毫不犹疑的。

赞一个。

Feeling said...

这期安帝最红了,比安华还厉害!我真的觉得很感动和佩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