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0, 2011

Bersih 2.0 之和平请愿

我是这样进城的。

海南佬已经在 Jalan Alor 订了一间房间,可惜不是用来开房的。相信大家已经知道政府要封锁城市,从凌晨 12 点开始封路,所以我只能在星期五凌晨前出发。大约 8 点半左右启程,一路交通顺畅,只花了 30 分钟就抵达吉隆坡。

Check-in 之后便和向希去吃晚餐。请大家别去位于 Jalan Alor 的西湖吃 Asam Laksa 因为真的很难吃。海南佬当天晚上搭 7 点的长途巴士,估计 11 点半抵达,由于警察设置路障,导致我们 12 点半才见面。

第二天早上,我并没有追随博客朋友一起结伴游行。反而和海南佬在网络认识多年的网友 Earl 还有随行的 Yao 一起散步去。他们乘搭轻快铁,下车时由于 Yao 和警察眼神接触,突然感到心虚,掉头就走…… 立刻把背包里的违禁品 —— “黄衣”  放回车里才能顺利入城。

大约中午 12 点 45 分从酒店出发。一路风平浪静,平时交通最繁忙的 Pudu 车站现在好像一座死城。这时候我们已来到分叉路,很久以前是个交通圈。忽然,从 Jalan Tun Perak 那个方向传来一阵声浪: 『 Hidup! Hidup! Hidup Rakyat! Hidup! Hidup! Hidup Bersih! 』 


那些小不点的人头慢慢堆积成一片黑海…… 我的心开始噗通噗通的跳,被眼前这一幕吓到!随着我们四人的有位马来安哥,身穿 RHB T-shirt 来掩人耳目。海南佬便和他闲聊几句,不外是你从哪里来之类的。我很好奇,便问他: 『 你一个人来吗?』 他点点头。

『 你结婚了吗?』 他又再点点头,附带一个微笑。
『 难道你太太不担心吗?』
这时,他才开口和我说话,『 不,她还很支持我出席 Bersih 呢~ 』 
『 那你有没有小孩?』 我故意问的。
『 有呀~ 可是必须等到他 10 岁以后才能带他来…… 』 

这是我和第一个游行者的对话。然后,从茨厂街那一个方向又有一队游行者向 Menara Maybank 的方向走去…… 前排是大家手扣手向前进的。这时我便随着海南佬跟大队,朝向 Jalan Tun Perak 的方向走去。大家的情绪已经非常激昂,都跟着喊口号。  


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同善医院那个方向又有另一支队伍高喊口号,朝 Menara Maybank 的方向走来。这时候的人潮是非常壮观的!只是一瞬间而已,这些人到底如何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被眼前一片人海感动到有点想哭…… 看到年龄最小的游行者大概有 10 岁,年纪最大也有 70 多岁的阿公阿嬷。我还向小弟弟比个大拇指,赞他勇敢喔~

 

大概过了 30 分钟,远处看见水花溅起,引起小小的起哄…… 后来,催泪弹紧接而来!这些 “攻击” 事先是完全没有给予最后通告的。

我很纳闷,政府不是答应说这是和平请愿的游行吗?我们不是一起集合了然后 “散步” 去 Stadium Merdeka 请愿的咩?为什么会向群众喷射水炮和丢催泪弹呢?

催泪弹一丢立刻引起恐慌,游行者马上撤离。我们被推挤到墙壁…… 幸好没有人跌倒,就一路退到 7-11 去,好像去打仗。由于这是第一次尝试催泪弹的 “威力”,我感觉呼吸苦难,差点想要休克!手臂和右腿感到炽热…… 只好用和海南佬共用的浴巾捂住嘴巴,暂时不要呼吸,只是拼命吞口水,并且告诉自己: 『  振作一点!不可以昏倒!千万不要昏倒…… 』

『 水!比,我要水!』 身边传来海南佬急促的声音,我心里感到更害怕,但还是混乱中从背包中拿水给他,希望他没事,因为根本没时间确定他的情况如何,我们必须继续往前走,那么前面的人就不用受催泪弹的 “折磨”。

那种民主的味道和感觉,是我毕生难忘的。我们暂时撤离到 7-11 后面的小巷……  由于海南佬不小心吸了一大口的催泪弹烟雾,这时才看到他双眼通红,眼泪狂飙,而且不停在咳嗽,好像想吐但又吐不出来的样子…… 他只好拼命用水清洗。我的手脚开始发冷,怕得要死却又不断拍他的肩膀,希望他的神智还保持清醒 —— 因为我不知道催泪弹到底有什么副作用的。

这时,满街的人有盐的派盐,有粉的给粉。休息了 15 分钟,我们再次从小巷走出来,往同善医院的方向走去。这时眼见一个马来仔眯起双眼,手拿着钱,不断拍打 7-11 的玻璃门大喊: 『 水! 给我水!我只是要水而已…… 』

可是,门始终没有打开。我马上打开背包,把小支装的矿泉水交给他…… 马来仔有点迟疑,觉得这有点不可思议…… 海南佬赶紧对他说: 『 这水是新的,还没有喝过的。』 他接过不停向我们道谢。

我们退到 Pusat Pakar Perubatan 时算是进退两难,前后都有镇暴队在驻守了。有些人叫我们坐下来,可是过了不久又有人叫我们站立。忽然间后面传来叫骂声,原来有位警察无端端混进人群里,引起大家的愤怒,但是最后民众还是没有出手放他走。

吃了一粒催泪弹之后的梁家妇女还可以嘟嘴装可爱喔~ 

 

这时候,从 Menara Maybank 的方向前进的镇暴队不断向群众发射水炮和狂丢催泪弹,逼使我们走到后面的小山坡。这时候下起雨…… 大家的情绪再次激昂,觉得马来西亚的天空 “干净” 了,竟然唱起国歌。海南佬和我就这样站在雨中唱国歌,哈哈哈。

天空有两辆直升机来回在 “监视” 着我们行踪,好像秃鹰一样恐怖。

当时的情形是非常混乱的,并不是我想象中的 “和平请愿” 那样和平。我们逃到山坡上,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根本就无路可退。后来有人说安全了,当我从小山坡走下来的时候,看见 Karpal Singh 就坐在一辆白色的 MPV 里。咦,心想他不是行动不便的吗?他不是禁止入城的人士之一吗?

想着…… 想着…… 没想到在茫茫人海中竟然遇到阿恺向希燕妮和友人,感恩大家都没事。挥手道别了一走到街上,他妈的又喷射水炮了…… 这时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拔腿就跑!一跑就跑进同善医院,心想医院应该是最安全的吧~ 


没想到镇暴队竟然还向两家医院发射水炮和催泪弹!!! 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疯狂和强硬的举止,直觉告诉我,无论如何必须离开这里!从开始的害怕到纳闷,到最后简直有点火了!

你知道吗?当我们一小部分的人退到后面的时候,有人开始喊口号,马上有人阻止说这里是医院,请大家保持肃静,不要打扰到病人…… 大家顿时安静了。可是,镇暴队却对手无寸铁的游行者展开无情的 “攻击”。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爱民的政府。

我一脸严肃对海南佬说: 『 我们一定要离开这里!』 语气非常坚定,因为我要让他知道我是认真的。

后来,我们来到同善的后门,那里有一道锁住了的黑色铁门。唯一的办法就是爬过去逃走。正当所有人推挤到铁门前排队时,忽然后面传来一阵叫喊声: 『 Please let all ladies go first... 』   

前面的人马上让出一条 “血路”,让女生先爬过去。我是队伍里唯一的华人,所以必须先爬过铁门,这样才方便在铁门的另一边接住一个接一个爬过来的 “云吞头” (包头巾的穆斯林女生)。当所有 “云吞头” 安全爬过铁门,海南佬和我马上闪人。这时候,我们已经和 Earl 还有 Yao 失散了。

我们从同善医院的后面穿越 Jalan Ceylon 再朝 Jalan Alor 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都有穿着便衣的警察在巡逻,但是他只要车子停下来检查车尾,并没有为难行走的 “路人”。

从 Jalan Ceylon 走到 Jalan Alor 的路上我都有祈祷,最后终于安全抵达目的地。这时候却看见一队镇暴队竟然在我们住的酒店对面的停车场 briefing!!! 过后就从停车场移到马路上,再朝向同善路出发,作最后的出击。


这时候的我已全身湿透,累到快瘫痪了…… 

(待续)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5 comments:

家勤 said...

有点战争逃难的感觉。可是这时候却是最能体现1 Malaysia的时候!

对你敬礼!

David said...

第一次为 1 Malaysia 感动,当在 FB 那里看到所有“不可能出现在电视银幕里”的相片,短片。心里面除了感动,还是感动。我们马来西亚完全没有什么宗族问题,因为大家每一个人都可以一起站出来,为真正的民主出一份力,完全没有什么私心,连华人都可以把手中的那一瓶矿泉水给我们的友族朋友。

但是偏偏就是只有马来西亚的警察可以任意的对完全手无寸铁的人民用这样残忍的手段来对付,如果不是 FB, Blog 的功劳,我们是无法从报章,电视那里看到最真实的一面。

让我们一起用我们手中的一票来决定我们国家的未来。

加油,也向昨天所有的出席者致敬!!!

Celestial_star said...

Salute!!

康馊 said...

shuben,给个Good!!你。。。好勇啊!!

向希 said...

有了“美圖秀秀”后,妳的照片更精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