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7, 2010

At the end of daybreak

“看完戏了!现在回家咯…………”
“好看吗?”
“呃…… 有点闷。我不是很明白咯,戏名和内容好像九唔搭八酱,都不懂要怎样八卦出来咯?!”
“嗯,我看过导演的专访,他就是要拍些观众不懂的东西,比较现实生活的,很真实沉重那种。你以为他在拍 Cuti-cuti Malaysia 咩?”
“谢谢老公!”
“嗄,什么?”
“看完戏的思绪很凌乱,根本不知道它到底想表达些什么,每一幕印象深刻的都是一块一块的散乱,乱七八糟!现在知道该怎样组合起来了,呵呵。”
“好。小心开车,晚安。”

从 Mid Valley 到 Kepong ,就这样沿路玩着思想拼图,挺玩味。

嗯,是不是大多数得奖的电影非要拍得让人看不明白的非主流才叫艺术呢?还是外星人的品味有问题,缺乏敏锐的观察力?哈哈哈,不同的脑袋果然启发不一样的慧根。一句话,我没有深度,不好意思啦~

首先,心魔是不是讲述每个人心里面的隐形魔鬼?好像七宗罪最终版本的愤怒、贪婪、懒惰、骄傲、欲望、嫉妒、暴食 (玩物丧志包括主要的酗酒,赌博,毒品)组成。

Well,没有七情六欲的不叫人吧?否则你可以坐上神台了。所以,那些教条主义总是令人反感。

要是把镜头拉到现今大马的社会风气,何宇恆导演是否从报章头条获得灵感,有感而发拍下如此 “社会意识” 强烈的电影呢?

从校园暴力事件,最早期的女同学被掌掴的短片,到学生为校长设灵堂祭拜。友族的 Mat Rempit 到华裔飞车党。从种族主义纠纷到家家有本难念经的种种社会问题,是否很感慨现在的小朋友已没有我们那个年代来得 “单纯” 了?

在资讯已经达到饱和点的今天,什么八卦都能随手可得。他们轻而易举在互联网得到想要知道的 “课外知识”,你能说他笨吗?

以前非常认同爸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从来没有问题孩子,只有问题家庭。现在倒觉得自己的人生自己负责,否则父母师长的责任岂不是宇宙般无限大?

因为,我就是这样长大的。

坦白说,没有半点社会责任意识的成年人从来不曾 “长大” 过,试问这样的思维怎么会有和谐的社会呢?




何导演说得没错,这部戏不会让我们好过的。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6 comments:

et™ said...

已故导演 Yasmin Ahmad 吃香蕉和她的 abang 抵死动作与回答的那一幕简直是在酸笑着穆斯林教条,很怪懒的拍摄,差点笑瓜我!

Invisible said...

我也看了,结尾看不明白。

Jeffrey04 said...

这部算有纹有路了(至少故事表面上是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不会很抽象),除了没有结局外

et™ said...

Invisible
当 END 字出现在荧幕的时候,我和坐在隔壁的荣希不约而同看着对方,这样同一时间的 “不约而同” 让我和他不约而同笑了出来...

然后,两人一致认为:几王家卫一下。


Jeffrey04
看了你写 《心魔》的影评,才算有纹有路呢!写得很好,外星人看得很过瘾。

是不是没有结局的电影才会得奖呢?没有结局是因为社会问题永不断绝。

Jeffrey04 said...

= =|||
我没有写影评,影评是专业影评人用中立的角度去写的

et™ said...

Jeffrey04
影评人是人不是神,是人就会有人之常情的个人喜好,一旦有了个人喜好,很难再以中立角度去看待每部电影,这是一种自然投射。

外星人很喜欢你八卦电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