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9, 2010

Seoul | Jan 16

嗯,到底是不是风水问题呢?凡在世界各地靠水吃水的地方比较蓬勃发展,不管是东方的香港、东京、首尔、新加坡,还是欧美的伦敦和纽约。

啧,我还没有去过伦敦和纽约涅!

这证明了 “水” 对人类经济学多重要,连马六甲也曾经风光过。

根据 《维基百科》 提供的资料,首尔、东京、香港和新加坡普遍被世上一般民众视为亚洲四大国际商业服务中心之一。

首尔是 2010 年世界设计之都 (World Design Capital) ,同时也是一个高度数位化的城市,其数位机会指数 (Digital Opportunity Index) 排名世界第一。

啥米来的?听没有。


我只知道不管大都会有你们说得多厉害,在街道上永远看见一些无家可归的老人、妇女和小孩。



香港街道上,拾纸箱和汽水罐的老婆婆老公公。
日本小巷里,住在纸箱里取暖的阿嬷。
新加坡隧道那一位靠歌喉为生的盲人,有谁愿意丢下一枚硬币?
明洞的街上,根本没有人抱一抱那位目光呆滞的唐氏儿,投下 free hug 的一分钱。
在伊斯坦布尔车水马龙的街道上,那位卖玫瑰花的小男孩。

是的,别人的不幸我是没有必要参与,只想证明一件事: 靠自己的能力去努力生活的人比行乞强得多。

每个国家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举世闻名,却没有政府认真地正视贫穷带来的民生问题。弱势的一群永远是在社会边缘苦苦挣扎的人,却顽强得一直存在着,让人敬畏。

所以,当你明白了贫穷只不过是因为大多数人不愿意和他人分享自己所拥有的,那么,请你告诉我,贫穷有什么可耻?穷人还有什么值得大家去歧视的呢?

当大家还想继续在街上溜达,我已经冷得开始发抖,马上折返回巴士取暖好过!隔着玻璃窗,看见一位大婶双手捧着顶在头上的大铁盘,盘上放满了好多好多小碟子。

原来是叫外卖。我们通常是一个 “两菜一肉” 的饭盒搞掂,他们的外卖如此这般隆重其事,不得不佩服韩国妇女的勤劳,还以为这样的情景只会出现在 《大长今》 里。

因为所以这样,就自以为是的认为传统韩服设计的别有用心,这样一来比较方便女人做家务活呀!


哇唠…… 准备一餐要搞酱多花样,倒不如杀了我吧!




泡菜是每个韩国女孩必学的传统菜肴。老师说,在韩国不会腌制泡菜的女人休想结婚。我们听后不尽莞尔,大马媳妇是幸福的。 



嘿嘿,我想每个男人心目中的憧憬就是当天子吧?皇上的后宫三千佳丽,光想都爽!一天换一个,一年 365 个,历代帝王才是称霸世界的嫖客。 



今天终于在 Youtube 看到 Super Junior 的 Sorry Sorry 了,真的几帅一下。明天 Irene 还去观赏他们的演唱会呢! 




大马也有 Super Senior,哇哈哈哈!嗯,都是一班新好男人,至少不会在语言上吃你豆腐找便宜…… 总之,不是旧时代的沙文猪就是了。




听说这是地球上唯一用韩文命名的星巴克咖啡馆,导游说的喔!那位戴橙色帽子路过的傻婆就是外星人。她还没有见识过大陆和台北的 Starbucks ,不知道那边是不是用中文的?泰国是不是写泰文的呢? 看吧,又是一个完美的花旗国文化,他们的消费行为与营销策略总是能风靡全球的。


首尔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 “一尘不染” ,至少没有东京这么 “变态” ,我在电话亭发现 “垃圾” ,感到莫名其妙的安慰。(更变态!)


说真的,我喜欢大情大性的韩国人,他们的个性虽然比较刚烈,却没有日本人的伪善,潜意识里瞧不起人,毕竟是亚洲之首嘛! 



不管是中国人、韩国人还是日本人,他们都有一种共同文化,也是特别深深吸引我的地方,就是生活中的 “禅味” —— 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完结篇。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 comments:

luvfeelin said...

你的游记写得真另类,很有意思。看来要多多和你学习了^^

et™ said...

Luvfeelin
妳好。嘿,我们是同乡涅!

我是外星人,请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