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5, 2014

Jalan Jalan Cari Makan di Ulu Yam

每当祥哥和宝石姐伤心难过时,姐姐和我就会轮流去陪伴他们。星期六是姐姐,星期一轮到我。 

做完了日常琐事便回娘家。呃…… 宝石姐什么时候在家门前种了一棵百香果?眼前郁郁葱葱的绿茵非常好看,生机勃勃,仿佛新的一年充满新希望。双掌合十,但愿如此。



天啊~ 梁家妇女多久没回娘家了?娘家,永远是女儿的家。

晚上带他们去吃韩国餐。回家后,宝石姐一直叫我留下过夜,看她一副 “盛情难却” 的模样,实在不忍心拒绝。每逢公共假期,只有他们俩老在家。养儿育女就是老了等空门吗?

当天晚上,宝石姐陪我一起睡客厅。她说这是很难得的喔~ 叫我一定要写下来,不然以后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客厅神台播放佛经,厨房又开着收音机,墙上的古董钟滴答滴答走着…… 时间记下这段温馨的母女情留下日后的回忆…… 吵死人怎样睡?半夜很多蚊子,好想念我家的床。


凌晨五点宝石姐起床,也就是人妻刚要入眠的时候…… 睡到早上 10 点起床梳洗,带他们去中学附近的李芳园吃云吞面。有时候心想,到底是我陪他们,还是他们陪我?呵呵。

以前上学总会在这里吃早餐,好怀念喔~ 怎么忘了拍照呢?光顾了这么多年,才知道李老板是海南万宁人哦?他说海南人本属福建,宋朝才迁至海南岛。祥哥说他博学多才,难得遇到卖面的会喜欢研究中国历史。

下午祥哥载了三姑、大舅母、二舅母一起去乌鲁音吃东西。旺记咖哩鱼头是祥哥和宝石姐的好朋友的弟弟开的住家餐馆,这里的食物不是说超级好吃,就是有小地方的人情味。 



二舅母患了失智症,言行举止像个小孩,和我以前认识的那个二舅母判若两人。她一直重复说过的话,前后不停吵要上厕所几十次,而且很喜欢骂人和出口成脏,非常考验亲人的耐性。

大家以为她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总是有意无意拿她的病开玩笑。很多时候我们都忘了,病人也是有自尊心的,他们只是不懂得如何表达。没有人想要一个生病的身体吧?

吃了咖哩鱼头吃榴梿和山竹,快撑死了!回家途中还停在路边吃大芭榴梿,又叫山榴梿,就是原住民拾的野生榴梿。很可惜这一次没一粒能吃的,真的令人大失所望。





从吉隆坡到乌鲁音大约一小时车程,银发族在车里闲话家常。人妻独自坐在后座,看着眼前这五个人顿时感触很深…… 年纪最小的 60 岁,最大的有 77 岁。人老了,为什么总是惹人嫌?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 comments:

wei fun ong said...

最近常听老人痴呆症,,唉!人生真的很奇妙,,小孩要长大,老人变小孩。。。珍惜每个时刻。。

wei fun ong said...

强壯乃少年人的榮耀,白发为老年人的尊榮。箴言2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