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5, 2013

A baby is God's opinion that the world should go on

小振忠证实遇害,网民无一不在互联网络深表同情和惋惜。这令人想起 1996 年失踪的小菘升,至今音讯全无,生死未卜。

刚才又在面子书看到网友转载 《中国报》 的新闻: 单单于 2012 年,全国共发生 4804 宗失踪案,其中 212 宗为 12 岁以下的儿童,只有 103 宗的失踪孩童重回父母怀抱,还有超过一半的孩童至今下落不明。

如果报导属实,那么每个月就发生 400 宗人口失踪案,平均每天 13 宗。天啊~ 这 “数据” 未免令人难以置信吧?

于是打电话给在报馆上班的姐姐证实,她也不确定,说是历年来发生的失踪案,这当然包括自己离家出走和惨遭拐带的。她忙着办年货不得空 layan 我,就挂线了。 

《中国报》 卖的是: 『 孩子,回家过年吧~ 』

有位外劳向一位社运份子透露,自己就曾被 “贩卖” 高达六次,每次的赎金是马币 2 千至 5 千不等。从他口中得知,原来劳工部、移民局、海关和贩卖集团狼狈为奸,大家早已串通好,因此出入境非常方便。(听了傻眼……)

姐姐曾说过我国是人口贩卖最猖獗的国家之一,很多被拐带的小朋友不是卖出国当童工或雏妓,就是虐待致伤残推到街上行乞。 

我不是针对疏忽的父母或家人,因为他们已痛失亲人,得到最惨重的教训,这是心中永远的痛…… 没必要再落井下石。

梁家妇女想说个真人真事。出席了百万人民聚会的当天晚上,海南佬说要去 Klang Parade 支持 “明星朋友”,他们在那里宣传电视电影 《聚宝盆》。

抵达购物中心的大厅,艺人们已开始玩游戏。主持人翁书蔚 (Nicholas) 不止一次在台上 “报告” 某某小朋友,你的家长在后台等你。

海南佬和我挤在人潮里看艺人在台上玩游戏,站在我们前面有位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手很多一直玩围着人群的红色栏杆。我忍不住出声: 『 小弟弟,这个东西不可以玩的。』

他还真的停手不玩了哦?只不过抬起头问我: 『 你有看到我的妈妈吗?』 

我先是愣住,回过神来就已经拉住他的手,带他去 Information 柜台。柜台小姐说现在太吵了,不能广播。即使广播了,家长也未必听得到。

小朋友表现依然笃定,只是挣脱我的手,不让我牵他…… 我急了,就死命拉着他的手不放人。这时,海南佬问他: 『 小弟弟,你知道你爸爸或妈妈的手机号码吗?』

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于是,我打了电话给对方的母亲,约她在附近的 Watsons 等。不到 10 分钟,一位少妇右手抱着 baby 左手还牵着一位小朋友急忙走来,看到我们连声道谢。

然后,我们继续看艺人表演。这时又有一位七八岁的小胖子,长得有点像 《小叮当》 里的技安,他没有之前那位小弟弟的淡定,神色惊慌找妈妈…… 我白眼一翻就问: 『 小弟弟,你知道你爸爸或妈妈的手机号码吗?』

他语带哽咽回答: 『 我知道爸爸的,不知道妈妈的。可是,爸爸在家…… 』 这时海南佬又出声了,说先打给爸爸再叫妈妈去 Watsons 接儿子,还安慰小胖子叫他不要这么紧张。 

电话还未接通,一位中年大妈神情焦虑,一看到 “技安” 就破口大骂,问他死去哪里??? 我傻眼。

大妈和 “技安” 走了,我马上别过头去 “酸” 海南佬: 『 做么你们巴生人酱恐怖的?』  

海南佬懒洋洋回答: 『 妳不给是甲洞人来巴生追星吗?』

八卦这件事不是想拉底别人彰显我们俩公婆的 “善举”,而是过去媒体大肆报导失踪儿童的新闻令大家有所警惕。以后在夜市场、购物中心、公园或任何公共场所,如果看见走失了的小朋友别视而不见,你的举手之劳可能挽回一条性命。


虽然没有征求他们的同意,就把小朋友带来这残酷世界…… 那么大家只好竭尽所能,让他们平安快乐长大吧!因为未来的美好世界,该由他们来创造的,不是吗?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7 comments:

Tai Seng Giap said...

Rip

小流氓 said...

根据老妈的口供,当年我也有过走失被拐带的风险。幸好那时有个路人把我拉着。捏了一把冷汗。

et Shuben™ said...

既然政府和警方靠不住,那么坊间的民众就要互相关照,自求多福了。

shooling said...

不好意思,沒錯的話,以前ziyu有走失好幾次的記錄~~(慚愧)

et Shuben™ said...

邱祉愉也是和人家借电话打给阿公,呵呵。还有一次在医院,吓死我们!

天佑小朋友。

家勤 said...

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大意的父母。

nes said...

我7岁那年走失了,还好遇到好心uncle送我回家。
载着我整个花园找我家。太幸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