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4, 2012

428 Bersih 3.0

这是 Bersih 3.0 的续集。请你忍耐点,我还有几篇八卦要八卦的。 

得知小叔上了 “猪笼车” ,第一个出现在脑海里的人是在某中文报馆上班的姐姐。她说所有被拘捕的人将会载去位于 Jalan Semarak 的 Pusat Latihan Polis Kuala Lumpur,媒体人叫 Pulapol 的地方。 我和姐姐约了在 Titiwangsa 的 LRT station 等。

然后,就是要下楼去买点食物给海南佬和小姑充饥,看得出他们非常焦虑,但也要有体力去面对。我们没有时间吃午餐和晚餐。 

安琪说要陪我一起去,但我拒绝了。这时候一个已经被抓了,不想倒霉起来俩个都遭殃,海南佬会疯掉。 我走去 7-11 便利店买面包,玻璃门贴了一张纸说 Closed 只好站在门口比手划脚指明来意,店员还是不敢开门。


街上一片狼藉,很多垃圾和拖鞋,警察和少数的集会者在街道上走来走去。 眼前这情景,好像吉隆坡沦陷似的,有点感伤。买不到面包,只好走去后面的嘛嘛档打包炒饭,走着走着…… 忽然看见大批的集会者神情慌张朝我的方向奔来……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直觉告诉我大事不妙。 

我没有跟大队一起跑,而是快步走去某店屋的五脚基躲起来,心跳一百,不停在默念保庇保庇。等到完全没有动静了,这才拔腿就跑回去酒店!在 lobby 大口大口喘气,才深呼吸故作镇定回房去。

我告诉海南佬警察好像在乱抓人,还是在酒店解决晚餐算了,还好小白就泊在附近而已。 这时接到姐姐的电话,说已抵达轻快铁站了。于是,我们三人来不及吃晚餐,就赶着过去。 

姐姐要我们把车泊在附近,然后载我们一起去 Pulapol 救小叔。抵达 Pulapol 入口处,已有警察在驻守,并禁止车辆驶入。我们泊好车就去隔壁的马来档吃晚餐,吃饱后越过马路朝 Pulapol 的方向走去,这时看到 20 辆猪笼车飞驰而过,场面壮观。 

我们来到了大门口,发现大约有 8 名律师拒门外,愤怒的群众在大喊: 『 Bebas!Bebas! Bebaskan tahanan!』 有 20 多名警员站在门口,目无表情,没有反应。


有位律师很搞笑,他手拿 iPad 大声念出国家宪法: 一个人须在律师陪同下录口供,不然有权保持沉默。这是法律,大人…… 如果不依法办事,那么何须宪法?这是我们的权利,人民应有的权利。 接着不停地在恳求他们让律师进去: 『 Tolong lar Tuan!Tolong!』

闻者心酸。 

我坐在石阶上喂蚊子,向姐姐发脾气,不明白为什么小叔要吃眼前亏? 姐姐说: 『 刘 Shuben,妳这样想是不对的。是的,没有必要吃眼前亏,但安法并没有做错事,他根本没有挑衅警察,是警察在滥权。不然他出来会内疚,觉得让家人担心很不应该。』

期间真的忍不住跑去门口,双手握住铁门,把脸贴在铁支上…… 姐姐笑我好像囚犯。我望着站在门口的警员,心想难道他们没有家人吗?他们有小孩吗?我把每一张脸看进心坎里,警惕自己要坚定立场与信念。他们真的很像国阵的看门狗。

有位印度大兄更是可爱,叫警察抓他进去,一个抵一百个,里面扣留的只不过是个孩子,放了可怜的孩子吧~

也就在这个时候,才知道竟然有多名记者被暴力对付,甚至遭到扣留??? 还看到世华媒体集团总编辑萧依钊出面救人,她把名片穿过铁门递出去,没有一位警员作出应有礼貌的反应。 

大马皇家警察滥权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我们在门外苦等三个小时没结果,这时有位律师说她收到消息,警方答应今晚会放人,只是不知道几点而已。期间看到小叔不时更新面子书,知道他没有在扣留营惨遭毒打就安心。

这是事后小叔亲口证实的,当集会者被制伏送去 “猪笼车” 时,在路边驻守的警察就爽爽走过来踹几脚。 

大马皇家警察的暴行简直人神共愤。

我叫姐姐先载我们回去 Titiwangsa 的 LRT station 取车,顺便可以去 Tawakkal 医院探望祥哥,陪他去吃炒白粿。其实,麻烦了姐姐一整晚真的觉得很不好意思。 

回到酒店马上倒下。大约凌晨一点,小叔来电说可以去接他了。再次抵达 Pulapol 时,看到很多愤怒的集会者和扣留者的家人情绪高涨,在入口处的对面街高喊口号。

 

我们来到了大门口,看到那位搞笑律师居然还在恳求警察,没有放弃: 『 Tolong lar Tuan!Tolong!』 这时有位印裔律师告知未成年的小朋友从大门口放出来,其他的就在入口处放人。我们只好又走回去入口处苦等,喂蚊子。

心想从这个大门口走出来的孩子长大后只有两个极端的选择: 绝不向恶势力低头或是忍气吞声过一辈子的大马人。

没想到会在 Pulapol 巧遇包久安哦?太开心了,终于见到他,当然要抱抱啦~ 他很不好意思对海南佬说: 『 是你老婆要抱我的。』 

海南佬的反应是,没关系,她是酱紫的,很喜欢抱人。在这 “非常” 时期我憋得很辛苦,其实很想大大声笑出来,包兄实在太可爱了!以后才八卦这位热血的 Bersih 仔。

何止想抱包久安,要是看到高启舜或是管启源,我也会冲上前去抱他们的。 

我很累,累到睡街边。海南佬叫我去车里睡…… 蚊子很多,小姑和我捐了不少血。大约凌晨三点,终于得知警方将会在 Jalan Duta 放人?不是说好在入口处放人下车的吗?也不管这么多,就紧贴一辆带路的车危险驾驶去载人。


凌晨四点,我的 428 Bersih 3.0 静坐抗议正式结束。晚安,吾爱马来西亚。

 

第二天 check out 酒店,街道已打扫干净。Masjid India 人来人往很热闹,仿佛不曾受过催泪弹的洗礼。路过昨天和 mak cik 一起静坐吃 kurma 的 7-11 便利店,我们就坐在垃圾桶的前面…… 那些年的 428 静坐抗议好像是十年前的事了。


但你我心里有数,争取改革的奋斗才刚启航。 马来西亚人,加油!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 Oil! Together we make the change!

AK

et Shuben™ said...

海南佬人肉搜索到那位搞笑风趣的律师是 Syahredzan Johan 他从傍晚 7 点一直在 Pulapol 门外守候到凌晨 1 点没有放弃,不停在 Tolong lar Tuan! Tolong!

moumoucong said...

那夜还真等得人惨,我也是从6点傍晚等到凌晨4点。听我老弟说警察要他们上车后全部蹲在车里,过了一段路才能坐起来。
也看到shuben你们,想说还好能看到一些甲洞人。

Winnie Cheng said...

经过这次的集会,不但见到马来西亚警察的阴险和滥权、政治的黑暗等等!我也发现马来西亚的热心人士还是很多,大家都醒悟了,所以我们更应该要争取到我们想要的理想生活!!

et Shuben™ said...

moumoucong
大家都是甲洞人,过来打招呼抱一下嘛~
(我好像是半个甲洞人了,呵呵。)

希望你老弟可以把这段 “惨绝人寰” 的经历用文字或照片 (如果拍到的话) 记录下来,方便人权组织收集档案。谢谢。


Winnie
我不会为了 1% 的冷嘲热讽而否定 99% 的真心付出与争取,越是打压越能加强大家的信心。

你我有约,街上见~

Jobless Girl said...

Waiting for Bersih 4.0... We need a change.

et Shuben™ said...

Jobless Girl, you'll never walk al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