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3, 2012

We fight for change

周末的风花雪月可以等,这一篇八卦不能等。

礼拜天看了早场的 《春娇与志明》 ,便和许钪凯相约吃午餐,海南佬和他买了三件 Bersih 3.0 的 t-shirt 准备出席 428 的和平请愿穿的。我八卦打开来看,没想到布质还不错哦?

正当三人谈着黄和绿,隔壁座有位安蒂手抱着 baby,突然走过来问: 『 请问哪里可以买到 Bersih 的 t-shirt 呢? 』 我对这突发其来的问题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指着老许。

海南佬赶快说我们是向他买的,许钪凯笑着回答安蒂: 『 T-shirt 没有了,有心就好。』 

Photo by KK

礼拜天的昨天晚上。海南佬带我出席他大专时代同学的庆生会,大家都是念 IT 毕业的,结果有俩个跑去卖铁。所以说,世事无绝对。其中一个说: 『 Lynas 现在很头痛,本地没有供应商肯供应铁支给他们。』

同行没人敢接莱纳斯的订单,赚了 30 千又怎样?不但良心过意不去,恐怕还会惨遭同行杯葛。

没错,无奸不成商。但是,试问有哪一位生意人愿意为了眼前的牟利,而断了日后的财路?

当天傍晚,我带海南佬去 Tawakkal 医院后面的亿园吃炒白粿和福建面。吃饱后去 KLPac 当文艺青年,看福建舞台剧, 《香店》。 Kulim 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埠仔?它是多少马来西亚人的美丽家乡?

当我在吃喝玩乐的同时,有些人“ 牺牲” 了和家人一起共享天伦的欢乐时光,难得周末也不留在家里休息,走上街头派传单。以国人一贯作风,很多人不觉得他们伟大,这有什么了不起,说到底还不是个人的选择而已,不是吗?

当理直可以气壮时,为什么我的声音却如此薄弱?当表现得越是不屑为何越感心虚?因为冷漠找不到出口,只好选择自欺欺人,没有了心理负担,自然可以事不关己己不劳心过日子。国阵的暴政虽然可恶,但更恐怖的莫过于国人的漠视。

问题是,马来西亚人真的无动于衷吗?我觉得不完全是。

 国会下议院连夜仓促修改选举法令,赶着通过的选举法案既有:

(一) Barung agent 已删除。
(二) 选举官员有权把监票员赶出投票中心。

Barung agent 的责任就是代理候选人确认是否有幽灵选民,并确保有资格的选民不会遭选举官员禁止投票。删除 Barung agent 意味着无法看守投票箱,监督违法工作。

作弊本来就是偷偷摸摸干的事。可是,现在学生不但可以公然作弊,还把老师轰出考场???

由此可见,很多人的正义感并不是与生俱来的高尚品格,它是后天逐渐被逼 “培养” 出来的。民怨,就这样产生了。以前大家觉得无所谓的事情,现在才惊觉容忍是有个极限。

大马人其实都很善良,但我们不是愚民,大家只不过想要一个干净公平的选举而已。民意长期被国阵忽视,甚至打压,所以只想选一个更好的政府管理国家,打击通膨,保卫家园。净选盟就这样成了我们唯一的希望。

站出来是告诉执政党我们已感到彻底失望,站出来是要提醒反对党日后不要开空头机票,人民才是你们的老板。 站出来可以引起国际关注,我国政府爱财不爱民,只好靠自己的力量对抗外来投资者。

首相夫人 Rosmah 昨天在公开场合对学生说: 『 要对父母和政府感恩,有句英文谚语说 don't bite the hand that feeds you…… 』 

Tolong 啦~ 人民是纳税人,我们出粮给政府,为官者才要对人民感恩,为民服务吧?莫名其妙。

由于你是 “老板”,或许不想去或不得空去独立广场静坐晒太阳,那么至少可以选择在 428 那天穿上黄衣,作出无声的抗议。如果不喜欢静坐集会被 “政治化”  了,那么请你换上绿衣,以示保卫家园的决心。

大马只不过是个番薯酱小的国家,天然资源始终会耗尽的一天,日后再加上辐射外泄,到时候的国力能处理各种危机吗?如果你现在打算移民还来得及。

我是个非常讨厌公式化的人,更是信仰个人主义者。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和权利,鼓吹身穿黄衣或绿衣无疑为商家带来商机而已,或许对 428 的和平请愿一点帮助都没有。

但是,你可以想像以下这种画面吗?

当你身穿黄衣在上班途中停下来添油时,隔壁的上班族也穿了一件 V 领的黄衬衫,你们相视而笑,大家心照不宣。

当妳提着黄色菜篮去巴刹买菜时,发现平时只穿汗衫的阿九哥也穿了一件黄得发白的旧衬衫,妳打趣问他等一下是不是去相亲,回家却发现菜篮里多了一棵葱。

当妳拎着 LV 包包去喝下午茶,看到姐妹们不约而同穿了黄色洋装,大家笑嘻嘻说最近买了很多黄色衣服和绿色裙子,开始走清新路线。

当你穿上黄色球衣等校车,没想到安哥也穿了一件巴西球衣,他说要不是载学生去学校参加课外活动,现在人早已在独立广场了。

当妳穿着黄色碎花裙搭德士去药行买药时,司机穿的不是一件发黄的白衬衫,而是不合身的国家足球队球衣。而且药行的玻璃门贴着: 东主和平请愿,休息一天。

当你穿了黄色的 Polo T 在 Overtime 喝酒吹水,发现兄弟们穿了横条的黄衣在讲黄色笑话。

当妳戴了墨镜配搭鹅黄色的连身裤裙去 Mid Valley 购物,这时发现自己不是唯一的黄色时尚达人。

当妈妈坚持要你穿黄衣时,你才发现爸爸妈妈也一样穿了黄衣,心想难道今天是黄色家庭日吗?

在海外工作和留学的你穿上黄衣,告诉身边的同事或同学,你的同胞们在这个时候为我的下一代争取一个更好的明天。

你未必想要走上街头,但可以选择低调行事,以最温柔的方式去关心生于斯长于斯的马来西亚,为下一代争取改变,向往自由民主的国度。一位日夜为生活奔波的父亲,晚上一边陪孩子温习功课一边哼着 Negara-ku, tanggungjawab bersama…… Masa depan, milik kita semua……

 一位年轻妈妈决定向十岁的女儿讲解 428 这一天发生什么事,让她自己选择要穿黄衣还是绿衣,并且告诉她,很多公公婆婆、叔叔阿姨、哥哥姐姐,甚至和妳同龄的小朋友现在在独立广场静坐。55 年前,英国米字旗就在这个具历史意义的地方,最后一次徐徐降下。

要是多年以后莱纳斯工厂变成了民运博物馆,学校假期一家大小去的休闲胜地,我们要感谢现在在晒着太阳的他们。


428 是全民参与的黄道吉日。这一天,不管是上班途中的你、下班后去 shopping 的妳、在家里洗衣煮饭的妳、在外为妻儿打拼的你、在网吧打 game 的你、在学校上课的你…… 只要你愿意的话,我们是可以选择同心协力,为彼此加油打气,来守护这片土地。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 comments:

Winnie Cheng said...

在等待着真正的场地,可怜马来西亚人要借个场地做正义的事情都这么难!

et Shuben™ said...

Winnie
净选盟代表玛丽亚陈和拉蒂法周一去要求警方在 428 集会当天,安排警员疏导交通,结果这项申请被金马警区主任祖卡奈以安全理由而拒绝。

请妳告诉我,正义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