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30, 2012

428 Bersih 3.0

先从星期五进城开始说起好了。

祥哥在星期五早上从椅子摔倒,大腿刚动了手术不久导致里面的铁板跌歪了,必须马上进院矫正。下班后便去 Tawakkal 医院看他,临走时摸摸他的头道别,他对我说: 『 宝贝,妳别去吧~ 』


我笑笑,点点头,不打算告诉他街上并不只有我一个人是别人的宝贝。表姐事后对宝石姐说: 『 身为子女,不应该做些令父母担心的事。』

从公司去医院再到酒店,一路交通顺畅,也没有交警设路障,不像去年的七月围城酱恐怖,甚至连穿黄衣也犯法,神经病。

海南佬早已在 Jalan Masjid India 订了两间房间,这次同行的还有小叔和小姑,安法和安琪。当天下午安琪搭 KTM 去梳邦与安法会合,家婆载她去火车站时,一路上就不停在骂政府。他们那一代的人习惯了忍辱偷生,只敢在背后偷偷骂。

在医院听到 8 点播出的新闻,净选盟遵守庭令,将在独立广场以外的禁足区静坐两小时争取八大选举改革诉求:

(一) 干净的选民册
(二) 使用不褪色油墨
(三) 改善邮寄选票制度
(四) 至少 21 天的竞选期
(五) 自由和公平的使用媒体
(六) 强化公共机制
(七) 杜绝肃贪与滥权
(八) 杜绝肮脏政治

呃…… 第八有点…… 对我来说,政治本来就是肮脏的,不管谁上台,最终抵不过权力诱惑而变成独裁者。

大约九点半抵达酒店,这时才发现所谓的禁足区是非常不合理,以为只是封锁大草场而已。这时已看到群众聚集在独立广场的禁足区外,不时还传来一阵欢呼声。


凌晨一点半,海南佬抵达 Berjaya Times Square。独自一人去取车,在电梯遇到一班身穿 Bersih 衣服的年轻人出去游街,街道上很多人,可是我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直觉告诉我明天的静坐一定很疯狂。

在佳记面家吃了芽菜鸡回酒店,发现警方已封锁隆市所有主要道路,我们必须绕道而行,在国家回教堂直往独立广场的那一条道路发现有很多武装部队。

兜了一个大圈,最终从安邦路驶入 Jalan Munshi Abdullah 的单程路,只好穿过 Semua House 再转进 Jalan TAR 出 Masjid India 总之很麻烦就是了。沿路已看到更多人聚集在禁足区外了,情绪非常高涨,有点不寻常。我甚至看到未成年的小朋友干脆铺了纸皮或报纸打算在五脚基过夜。

第二天早上在酒店里吃早餐,才发现和著名 DJ 博客 Patrick Teoh 同住一家酒店。出发前海南佬 brief 了俩弟妹说要是中了催泪弹最重要先保持冷静,烟雾呛得令人喉咙炙热而且还会狂飙泪,但不至于致人死地。

 又在 Jalan TAR 遇到 Patrick Teoh 

我们中午一点出发,这时 Jalan TAR 已 “人山人海” 了,很多情绪高涨的集会者站在水池后面的一堵墙,摇着旗帜在大喊大叫。这时候,有很多 (真的很多!) 穿深蓝色制服的警察走上街头,众人马上喝倒彩拿起相机和手机狂拍,站在高墙上的示威者则出言挑衅。

有些警察一张扑克脸很阴险,有些则不甘示弱拿起手机拍回示威者,有些就很有笑脸。街道上有很多小贩卖饮料、面罩和气球,最好卖的莫过于黄色的愤怒鸟了,比起去年的 Bersih 2.0 这次真的有 “嘉年华” 的感觉。

小叔说要找朋友,可是 Masjid Jamek 已经挤满人呀~ 当时的太阳很猛烈,海南佬吩咐我和安琪先在一条小巷里等候,他去找安法。

没多久海南佬一个人回来,应该是和小叔失散了吧。我也不多问,天气热得令人想发脾气,只想静坐两小时完成 “任务” 马上回酒店休息。从小巷穿过酒店的小路,已看到多名警察做成的人肉围墙堵住 Masjid Jamek 和 Jalan TAR 的交接处。

很多集会者路过站在前面和警察合照。站在艳阳下的警察面无表情,和一般我们看到的吃钱警察很不一样。之后我们又回到 Jalan TAR 的 7-11 便利店,就在路边坐下来休息。

这时候人群越来越多,居然还给我遇到美少妇哦?她由绿变黄的原因是觉得如果政府爱民,每决定一个政策是以人民作考量的话,根本不会有莱纳斯的存在,没有毒料,又何需有绿色集会呢?

所以说,干净公平的选举很重要,站出来更重要!这是人民投选出来的政府呀~ 要是继续贪污、滥权、舞弊和办事不力的话,就要付出代价,五年后请自动下台。有些人则认为不停换政府会拖慢国家经济发展的进度,但继续给国阵当家死得更快。

我们俩姐妹哈啦几句之后,她便和同行的友人离开了。两点正,静坐开始。

 

我和四五位来自登嘉楼的 mak cik 坐在一起。刚开始的气氛非常好,Bersih 3.0 的口号也 “出神入化”,既有 Kuning Kuning Najib Pening 还有就是把世界杯主题曲的 Ole Ole 换去 Bersih Bersih 很 catchy 搞笑。

有位安哥带头唱 Rasa Sayang 有位马来大叔朗诵 pantun 有些则高喊反对党的口号,我只是跟着喊净选盟的口号而已,因为我知道这次静坐的目的。有些年轻人就拿着一个大型的垃圾袋在收集大家的空水瓶。这时坐在隔壁的 mak cik 把一颗海枣分一半给我,另一位 mak cik 看见了就把最后一颗海枣让给我吃。

海枣(国语: Kurma)是穆斯林教徒在守斋月不可缺少的食物,它营养价值高,有沙漠面包之美称,伊拉克更称它为绿色金子。

眼看静坐快一小时了,我还笑嘻嘻对 mak cik 说捱多一小时就可以收工了,怎么镇暴队还没有动静呢?甚至问了站在我身后的海南佬,做么还没有发射催泪弹和化学水炮的?心想政府终于从 709 吸取教训,让我们和平静坐抗议两小时…… 没想到在大约 3 点 10 分左右,看见镇暴队发射水炮!!!

我马上扶起坐在隔壁的 mak cik 当站起来的时候,看见前方的示威者不停急促地向我们挥手,示意大家往后退!也听到有人大喊: 『 我们做错什么? 不是已经在禁足区外静坐了吗?!』 和 『 让女人和小孩先走!』

这次出席的集会者比去年多很多,多到寸步难行,要是我们行动慢一点的话,前面的人就更受苦了…… 当大家慌张 “逃命” 时,海南佬大喊: 『 Perlahan! Jangan tolak! Tenang! Jangan gentar! 』

很多人的脚步真的慢了下来,没有惊慌 “逃亡”,这时后面却有人叫我 Ah Mooi jalan cepat sikit lar!逃跑期间矿泉水和皮包掉在地上,海南佬既要捂住嘴巴,又要赶紧蹲下把皮包捡起…… 我们跑到不远处的商店停下来休息,这时大家飙泪的飙泪,咳嗽的咳嗽…… 场面混乱。

我准备了两支果子盐和抗酸药水,装了 Eno 的喷雾剂交给海南佬,自己手里拿着抗酸水,很多 “逃难者” 迎面而来,我们忙着倒水喷水让他们洗眼睛减轻痛楚,大家气喘着休息一下,没想到不远处又传来阵阵的 “噗!噗!” 声,更多人向我们的方向奔跑过来…… 这些人到底从哪里跑出来的?

于是,原本在休息着的我们又收起东西,马上逃离,跑去后面的小巷。这是一个市集,小贩并没有因为 428 静坐而不开档做买卖。当他们看见越来越多人涌进来的时候,马上用一张帆布盖住商品,我心想这时候有谁会趁火打劫啦~

然而,靠做小买卖维生的小贩们,因半天无法做生意会造成多少损失呢?

这时候遇到小叔了,他双眼通红,是我们四人里面 “伤情” 伤得最严重的一位。他说眼看催泪弹射去远处,心想应该不会遭殃,却没想到催泪弹是气体武器呀~ 会随着空气急速飘散。

当我们四人在一家商店休息时,家婆竟然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哦?原来是小小叔,安龙通过面子书告诉家里俩老,镇暴队开始展开 “攻击” 了…… 问孩子们有没有事?好可爱的一家人,内应外和。

不久镇暴队继续发出猛烈攻击,群众四处奔跑,我们跑去 Semua House 后面的停车场 “躲” 起来,这时看到来自吉打的一家大小也在树下休息,友人依芙就打电话来了,问我们有没有事,他们已逃进一所回教堂里 “避难”。

我看见小男孩拿着一条 “祝君早安” 的毛巾捂住脸,看似很辛苦,于是对海南佬说: 『 比,你过去喷几下,让他不会感到那么刺痛。』

海南佬又和 pak cik 八卦几句,pak cik 说 Bersih 1.0 和 2.0 都有下雨,所以 “杀伤力” 没这么大,这次艳阳高照我们很吃亏。我对着小男孩翘起大拇指,海南佬问他: 『 小弟弟,难道你不怕吗?』 

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我们,摇摇头。他父亲让他骑在肩膀上逃跑哦??? 有时候真的很不明白友族朋友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他们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吗?很好奇小男孩长大后会选择当个苟且偷生还是不畏强权的马来西亚人呢?

这时候小姑从面子书得知消息说,原来安美嘉早在 2 点 45 分宣布静坐和平解散,为什么镇暴队却在 3 点 10 分发射水炮???!!!

由于 “任务” 完成就决定回酒店去。途中遇见身穿红褐色衣服的保安人员,我们向他们握手道谢。抵达酒店,小叔说他想去拍照,我们三人便回房间准备冲凉休息。我累到大字形躺在床上,太阳实在是太晒了……

就在差点睡着之际,海南佬收到小叔 Whatsapp 来的简讯,说: 『 我被捕了,不用担心,手机快没电。』

(待续)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4 comments:

沉默的吟游诗人 said...

一段时间没过来了,你今年果然也去参加Rally了啊。精神可嘉,好样的。

Winnie Cheng said...

我不知道该如何再批评我们的政府政策,我只是觉得他们很失败,很不民主。我在第二波的催泪弹已经不行了。
期待着你的续集!!快点po吧!!!

King Kong said...

我也出席了,感觉上好像去嘉年华。唉!没想到大家还是要“流泪”收场。

et Shuben™ said...

各位 Bersih 仔 Bersih 女你们好,

Bersih 3.0 我们先 show 十万人先,如果再不改革的话,迟早有一天全民站出来。

You're not walking alone.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