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4, 2011

Patience is a willingness to give without demanding change

深呼吸。深——呼——吸。姐要 hold 住,蛋定有钱剩。

从哪一件事开始说起呢? 先从包包不见了开始说起吧~ 我是那种吃完东西就拍拍屁股走人的人。弄丢包包的次数多了,就索性把身份证放在车上,心想包包不见了,IC 还在呀~ 再丢失身份证的话,真的可以 balik Cina 了。

再来就是小白的问题。自从从曼谷回来之后,小白变小克。驾驶时引擎发出的噪音大声到好像开部坦克车去打战…… 七月到现在,小白还没有修好。(干咳~)

然后就是朋友从新加坡到访,要准备客房。首先是买错窗帘,太长了…… 后来又买错床单,唉~ 我马是第一次当人妻。

没关系,小事情,深呼吸。今天要 online banking 时才发现我的 security device 不——见——了!天啊~ 怎么那么倒霉? 老实说,很讨厌自己记性不好,时常丢三掉四的坏习惯。 


婚前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自作孽不可逭就是了。可是,婚后却造成枕边人的困扰,梁家妇女自己也觉得灰常沮丧呀~ 因为,他是那种从来没有丢失过皮包的谨慎怪咖。压力,就是这样产生的。

我很羡慕身边很多千年好姐妹个个都有眼观六面,耳听八方的本领。每人身怀绝技的特异功能是后来才知道的事。

总之,今天感到前所未有的挫折感,不知道是否与月经来潮有关系,还是姐姐搬走了的缘故。女性荷尔蒙到底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东西,搞到人人闻之心惊胆跳?

谁都别想来安慰抱抱,就让我一个人念到天荒地老死不了就还好…………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6 comments:

默默 said...

忘了带“伸手要钱”出门还好,带了却忘了带回来才使“代志大条”。 这一篇看得我心有戚戚焉。。 我那用了8 年的钱包就曾把她的倩影留在大学礼堂,大学图书馆(而且还两间!),只身单影去了新加坡(主人却在新山!)
最后还是给你个抱抱啦,可以用来交换那个“伸手要钱”图吗?

et Shuben™ said...

默默
难得遇到知音人,伸手要钱的图片拿去,不用客气!

呵呵~

观珊 said...

温馨安慰: 像你怎样的奇女子世上不少,我也是其中一个 :P

et Shuben™ said...

谢谢观珊!(sob…… sob……)

shooling said...

慢慢就習慣了,我也常有這種感覺。
一個人的時候反而不在乎,反正錢包不見了不見的是自己的錢和證件,自己再去搞定囉!

兩人個一起壓力是少不了,習慣了就當是磨練自己。最喜歡你贊我好頂得,這個稱贊讓我覺得自己練得不錯,哈哈~

et Shuben™ said...

Shoo Ling
无形压力其实也是一种精神虐待。

上人说过什么的?甘愿做,欢喜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