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7, 2011

Nothing in life is to be feared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还有热血的余温。

七月十五日,星期五晚上。海南佬和我出席在雪华堂主办的 《709: 我们的集体回忆》,俩人在紫藤吃了晚餐就冒着毛毛雨走进雪华堂的光前礼堂,在前五排坐了下来。

第一位主讲人是黄进发先生,也是净选盟的委员之一。他激动到当场哭了,说: 『 我上街寻找民主,结果我们找到国家。』

第二位主讲人,《Merdeka Review》 马来文版主编林宏祥先生。他最有幽默感,常引来全场观众哄堂大笑,以轻松的方式揶揄本地主流媒体: 『 中文报有些时候很吊诡。你说它交不出专业的报道,它就跟你说,你知道吗,我们中文报很惨的,我们在走钢线…… 猴子也是走钢线的。』

第三位主讲人,《当今大马》 中文版主编杨凯斌先生。他的名言是: 『 恐惧是来自我们不敢讲话,恐惧是来自我们无知,恐惧是来自我们不敢表达和挑战某些东西。』

最后一位也是当晚最养眼的主讲人,时事评论员唐南发先生。他说: 『 大家在这场示威里面,根本没有看到所谓的种族冲突,因为大家在面对国家暴力时,已经不会说要马来人承受 70% 的催泪弹,没有这回事。』

从来没见过研究严肃课题的评论员长得这么偶像派,通常在我脑海里的刻板印象是那种头发油油脸油油的书呆子,呵呵。

最后是观众发问问题和分享时间,每人限定一分钟。梁家妇女最 kia-su 因为我是第一个举手分享我的 “心情故事”,哈哈哈…… 手拿着纸在抖,连说话的声音也开始颤抖,急促地说: 『 大家晚上好,谢谢主持人的分享。我叫 Et Shuben,我是中文博客。这是我的分享,709 之前我不认识马来人,709 之后我不认识华人,因为满街都是英雄。不管是主流还是非​主流媒体,我还是要感谢所有新闻从业员,特别是走上街头​采访的记者先生小姐,谢谢。还有,友族朋友是很愿意为我​们抵挡 100% 的催泪弹,谢谢。

Photo by Shinz Chin

其实,我真的很怕没命走出雪华堂的大门口。据说当晚出席的热血人数有一千人。

结束之前,主持人凌国文说也带妈妈一同出席今晚的讲座分享会,而且妈妈以他为荣。《Merdeka Review》 在当晚筹到了大约马币 5 千多令吉。然后,主持人开玩笑说其实今晚的目标是 7 千令吉,而且最低数额最好是红色的钞票。

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在讲座开始前,大会也为因参与709大集会而不幸逝世的回教党党员巴哈鲁丁默哀一分钟。

(干咳……)最近做了一些不合时宜的事,导致有位叫 Andy Ang 的网民私下在面子书 PM 问我: 『 您好,请问您是政府的走狗吗??』

Photo by Sam Hui

现在搞到本来很热血的梁家妇女开始有点 lut 了咯~ 嗯,对了…… 你有没有发现照片中的我有点像香港的夏惠姨?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 comments:

ed.inc said...

看来你真的比我还热血很多!哈哈哈...

沉默的吟游诗人 said...

持续烧下去,到马来西亚走回征途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