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6, 2011

Brazilian wax here I come!

今天是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八卦除毛好像对爱国爱民的伟人屈原有点不敬。可是,没想到事隔几千年后我还是一样要面对男尊女卑的事实,不再对大马第一女首相存有任何幻想,干脆死了这条心,因为马来西亚女性只需要努力做个如何在床上取悦丈夫的好太太,把当个一级妓女为人生目标就够了。

首先,妻子必须注重小妹妹的外形美观,这是入门学。


第一次发现 Strip Ministry of Waxing 不是因为在 The Curve 逛街时看到的,而是看了杂志 96 ST 的访问,Strip 老板娘的专访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觉得很有趣,心想有一天有机会一定要光顾此除毛专门店。

三年前介绍友人那间店早已关门大吉了 rf rf  听 Strip 里的美容师说好像搬去 e@Curve 了。

Anyway,专访里的大概内容是创始人 Cynthia Chua 最初令她萌生创办 Strip 的念头,是源自一段与异国友人对话的启发。在一次谈话中,她的西方友人竟取笑亚洲人浓密凌乱的毛发,这样的玩笑似乎蕴含了讽刺 —— 他觉得亚洲姑娘虽然很温柔但很可惜不注重个人卫生,因为她们没有除毛的习惯,从不 “修剪”,任由 “杂草” 丛生到自然 “发” 展。为了捍卫和证明亚洲女性并非落伍于时尚轨道,Cynthia 于 2002 年在新加坡开创首间除毛沙龙,并致力为隐蔽部位投入巴西蜜蜡脱毛的技术研究。

老板娘很不服气而为亚洲女生平反,她说: 『 这不是卫不卫生的问题,而是文化和生活习惯的差异。』 

我也觉得老外很脏呀~ 在家里穿鞋子。还有,听说日本女孩也没有除毛的习惯,可是一样性感迷人。(呃…… 很多 AV 女优马是 “杂草” 丛生的。)

可是,有关这个亚洲女生不注重个人卫生的 “新概念” 已深深烙印在老板娘心里,回国后就在新加坡开了 Strip 除毛专门店,现在也有美容指甲的服务,听说狮城好像有八间分店,而马来西亚也有四间分店了。除了马新两地,在伦敦、纽约、北京、上海、香港、雅加达、马尼拉和曼谷各有分行。

她开店的主要目的除了赚钱,就是分享另类美容心得,让亚洲女性多一项选择。

由于上次去亚庇错过了除毛美容,结果只好买了两件式的泳衣,泳裤还是四角的,哈哈哈…… 阿嬷到完全没有性感的联想。好了,从亚庇回来后老公带我去波德申玩,住的是 The Legend Water Chalets 喔~~~

为了此 trip 梁家妇女一度陷入亢奋状态,很久没有和老公一起出游了,更何况这次是去海边!还特地买了两套比基尼,更为了选什么款式而成了公司里的热门话题,同事都非常热心提供意见,我则笑到差点胃抽筋。

嗯,还是八卦除毛好了。不是没有做过 waxing 只是没有在除毛专门店做过除毛美容而已,以前都是在指甲美容店 “顺便” 做的 Bikini Line (神秘的三角洲……)。老实说,专业程度和 Strip 比较起来真的南辕北辙。


那天怀着战战兢兢的心情去做人生中第一次 Brazilian wax 呀~~~ 说不紧张是骗人的。

还没有开始之前,我要求安蒂做,年纪一定要比我大或者看起来比我老的都可以,这样就没那么尴尬了 ——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怪理论,呵呵。

谁知道接待小姐说 Strip 的专业美容师全都是年轻的,没有安蒂级人马。好吧~ 死就死。为我服务的美容师叫依莎,芳龄只有 25 而已!!! 她把我带进一间小房,房里的灯光柔和,环境舒适干净。她给了我一包湿面纸,说是脱了裤子之后用来擦小妹妹的,有消毒除臭作用。

打开包装一阵清香扑鼻而来,心想早知道刚才在公司厕所不用洗到酱干净啦~ 我很怕美容师闻到什么异味又不好意思说,可是却利用肢体动作做出无声的控诉,这会令人感到更难为情。

脱了裤子,擦得干干净净便躺下来,等待接受 “酷刑”,心跳开始加速…… 五分钟后依莎敲门进来,她把灯光调亮,明亮得有点刺眼,然后笑脸迎人对我说: 『 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开始咯~ 』 

为了掩饰我的尴尬,只好不停找话题不停地讲话,分散注意力好让自己的脸颊没有那么温热,因为房里的灯光一定照得我满脸通红了。以下是 “受刑” 时所问到的八卦,非常 “咬牙切齿” 的:

  1. 根据依莎三年的工作经验,我的不算 “茂盛”,属于一般的 “浓密” rf rf
  2. 洋人和印裔特别茂盛,所以每个月必须定时 “打理” 一次。
  3. 店里主要顾客是友族朋友,她们非常在意小妹妹的美观。所以传说中的 Jamu 不是骗人的。
  4. 其次是洋人太太,华裔女生是不去海边不来 “打理” 的,呵呵~
  5. 店里最年幼的顾客只有 11 岁而最年长的竟然已是 60 岁的阿嬷级人马。
  6. 印度西施或锡克姑娘也有定时 “打理” 的习惯,不过只会光顾自己人开的店,通常在 Bangsar 一带。
  7. 现在也有男生做除毛美观了,不再是同性恋者的专利。
  8.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竟然有年轻夫妇 (年龄介于 25 至 40 )一起来光顾喔~ 有些是自愿想尝试,有些则是被逼的。因为强势太太觉得除了让丈夫享受视觉上的效果之外,也要让老公亲身体验老婆经历什么样的 “痛苦” 滋味,哈哈。

不到 30 分钟 “一毛不剩” 的工程大功告成啦~ 依莎出去了,留下我一人在房里…… 独自站在镜子前,与阔别了 22 年滑溜溜的小妹妹再次重逢,百般滋味涌在心头,竟然有种想哭哭不出来的感动 —— 久违了,亲爱的小敏 ~


对了,我做的是草莓蜂蜡,虽然价钱比普通蜂蜡只贵了一点点,不过依莎说品质较好的蜂蜡能够减轻痛楚,以后长出来的毛发也比较顺滑 (???) 而且,即使洗澡后还能隐隐约约闻到草莓的芳香喔~ 

她说还有巧克力味呢,叫我下次试试看…… 哇哈哈哈 rf rf 


嗯,为了未来的性福,为了提防小三,为了能够成为老公心目中的一级妓女,梁家妇女决定每个月一掷千金也在所不惜!

Strip at The Curve 
Lot No. 121B, First Floor The Curve No. 6, Jalan PJU 7/3 Mutiara Damansara 47810 Petaling Jaya Selangor
T +603 77265 119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4 comments:

Feeling said...

erm erm..我也是害羞所以自己处理的。。现在才知道马来西亚有除毛店呢 rfrf

介意不介意分享服务多少钱?

FoongYue said...

我 。。。我。。。其实也有想要‘打理’下 rfrf

回国后,应该会去光顾XD

Rachel Core said...

呵呵~欢迎shuben加入brazilian wax club~!

签package比较便宜哦~:)

Cally Tan said...

现在才知道原来有这种服务…!!!
很paiseh下~~~~~~

是咯,介不介意分享价钱jek ???

小琪 said...

每次经过这间店,都觉得它很可爱...
但是,paiseh la...我也是自己处理。

康馊 said...

久违了,亲爱的小敏...这句笑到我没力o(∩_∩)o 哈哈。。。paiseh!^*(- -)*^我也是自己处理。

胡狼 said...

男人要做哪一个 shape?

Rachel Core said...

小狼,all off~

AngelineYeoh said...

除过一次,毛就粗一次。结论是我不需要除毛,因为毛发比较细比较稀。

King Kong said...

过程还描述得很详细。 :)

蓝玫瑰Emily said...

我也是在The Curve做过腋下除毛哦~不过不是这间~那件那个小姐也是一直游说我做brazilian wax...哈哈 我不敢啦~~

下次有机会试试看好了!看你描写的这么‘自然’~

Shin said...

会不会越除毛就越粗的啊?就好像拔腋毛酱?

et Shuben™ said...

我做的是 Brazilian Hard Wax All Off (rf rf) RM 114.50

男生比较多毛,所以收费是 RM 149 哇哈哈哈!

普通的叫 Soft / Combi Wax 男女收费有别,男的要 RM 114.50 女的价钱是 RM 88 而已,不过会比较 “刺激”。

小狼,我不是你的女人,怎么会知道她喜欢什么类型呢?

还有,我既不是妇科医生也不是专业美容师,所以不知道到底是个人卫生重要还是阴毛柔滑重要…… 不过,要是嫌个人毛毛粗硬,可以考虑做 rebonding 咯~ ♥

雪莉 said...

rebonding!!!!!

笑倒!!!!!!!

Invisible said...

rebounding??????

大馬竟然有這種店?不敢進……

et Shuben™ said...

时光机,妳太不自爱了。


博主善意注明:

各位博客,以上是一则开玩笑的回复留言,如有任何不爽之处,证明妳我无缘,此地不宜久留。请吧~

胡狼 said...

我是问你 post 的照片里那六个。。。有一个很像日本仔的小胡子,很搞笑

rachel:试过了。。。再生出来的时候走路很辛苦。。。

悄悄问一下,男人是不是很少会修理?rfrf

et Shuben™ said...

对呀~ 我也是针对图里六个不同的 shape 回答你的问题嘛 -----> 男人要做哪一个 shape?

我又不是你或是你的另一半,怎么会知道呢?

不过,悄悄回答: 懂得定时修剪的男人都是体贴的表现 rf rf

小琪 said...

pretty..容许我问一个可能很笨蛋的问题,brazilian wax是不是不会痛的?

et Shuben™ said...

小琪
我也以为会很痛很痛的…… 其实,说一点痛都没有是骗人的咯,对我个人而言,那个痛是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Tapi 每个人的容忍度又不一样,所以痛是因人而异。

小琪 said...

un..un.. thank you : )

靖雯 said...

阿本 是男人還是女人為男生處理?
如果是女的那男生不就很容易有生理反應?

et Shuben™ said...

靖雯
同事马是叫我阿本 (Ah Ben) 的,我觉得很有亲切感…… ❤

妳的问题问得非常好。当我和同事讨论这个问题时笑到飙泪,他说那位美容师要不就是猪扒或美女…… 如果是猪扒的话就无需担心生理反应,要是美女的话,可以握住做又很方便。

店里只有一位女美容师是专为男生服务的,她美不美我就不知道了 LOL

Anonymous said...

请问又做男性密处除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