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0, 2011

Rasa Sayang Sayang

所谓的随性专访,我很没有礼貌就直接问他为什么当初想当个背包客,是不是想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阿诚笑着回答: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嗯,这就是阿诚的故事。

踏进 Sayang Sayang 旅舍就有位年轻人迎面而来,他笑起来除了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之外,笑容也很亲切,好像邻家男孩。嗯,这就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后来,摄影师说,来来来,和名人阿诚拍照时就很紧张,原来他是名人哦?真的有眼不识泰山。要知道像我这种梁家妇女听过的名人阿城只有李嘉诚 rf rf

拍了照就互相介绍。摄影师说我们是中文博客,来自一个社区团体叫 《大马部落》,我则称自己是独立人士,哈哈。原来李振诚是本地出名的背包客之一,曾为报章写过旅游专栏,也接受多家平面媒体的访问。回国后开了两家民宿旅舍,自己当老板。

是哦?有出过书吗?我只知道谁是林悦和她的 abang 还有形影不离而已rf rf 

刚开始创业的过程是必然的艰苦,幸好得贵人相助,Sayang Sayang 终于在四个月前开张啦!要知道大马还没有流行民宿文化,大多数游客的旅游方式还是很暴发户,走马看花的居多。当然,这是大家不同的一个选择而已。所谓的背包,就是能够以最少钱去最多的国家游玩。只是每个人心目中 “玩” 的定义是不一样的。

很好奇为什么另一家旅舍叫囧呢?原来囧就是窗户明亮的意思,炯和冏同义,就是明亮有神。顺带一提,原来阿诚曾留学台湾和英国,难怪中文造诣那么高,而且还能以流利的英语与外国游客交谈。

好想知道哪一国的背包客比较有文化水准?因为我看见放在旅舍大厅的冰箱上有个钱箱,这是因为有时候掌柜不在,住客拿了矿泉水或是汽水,看了价钱表自己付钱。问题是,真的会有这么老实的背包客吗?

会有如此想法或许自己就是当没人看见的时候就会做懒叫事情的人,哇哈哈哈………… 其实之前真的有卖啤酒的,就是发生类似事件,啤酒没了可是钱又收不到,太亏了。所以现在只有矿泉水和汽水而已,呵呵。

这里的治安问题也是我最想八卦的。因为囧是李妹妹一人当掌柜,会不会有危险?虽然说安装了自动电门。阿诚说这地区是华人看的,附近那间神庙很吃得开,可以说是早年的龙头大哥,所以治安不成问题。

除了楼下 13 间出租的房间,还有一间留着自己住的 。记得喔~ 李振诚住在 Sayang Sayang 而不是囧。哎呀…… 当时忘了问他住几号房。(干咳~)  

楼上就是床位出租,在他还没有带我上去参观之前,其实自己曾偷偷跑上去八卦,只不过只敢站在楼梯口东张西望而已,因为这对我来说真的很稀奇。从小到大出去游玩时都是住酒店的,再差马有三星,即使没钱好歹也住得起丽晶大宾馆,要不然就是户外度假村的休闲小木屋。

这种出租床位不禁让人联想到: 要是半夜睡在隔壁的床客贪图我的美色而非礼我怎么办?没办法,在马来西亚长大的女生都被这里的治安问题造就成这种神经质的紧张兮兮。除此之外,贵重东西放哪里?

Tapi 心想背包客什么都没有,最贵重的不外是那架相机和一条烂命了,呵呵。

原来 Sayang Sayang 的床位出租是男女分开睡的,如果是伴侣当然可以睡在一起。还有储物柜出租寄放私人物品。不但如此,女生那边还用 partition 隔开,方便几个女生睡在一起有个照应和更换衣服。楼上还有个小客厅供住客阅读报章杂志或坐在一起聊天。

阿诚说曾试过同时租给 17 位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国家,大家聚集在一起,讲些听不懂的英语,感觉很过瘾,也是最得意的事。我会联想到 The United Colour of Benetton 的杂志广告,哈哈。 

他还拿出曾接受过访问的剪报给我们看,谦虚的说两年的背包流浪旅程其实对已有十几年经验的背包客来说,只不过是一颗花生而已。嗯,心想至少也不比去过蒙古的林悦厉害吧? 

最过瘾的是阿诚还分享了很多两年流浪在外的生活趣闻。对我来说,这好像是拿了护照飘洋过海的乞丐生活。更可悲的是,很多同情乞丐的人才是最值得同情的。人本来就是天地合一的生活,后来发展到文明社会,自然产生了阶级观念,直到如今人类还是阶级的奴隶。

每到一个国家,阿诚只允许自己花 20 欧元。每天只吃一个不到一欧元的面包,一个面包还分早、午、晚三餐来吃。晚上睡的不是床位出租,而是街边。半夜三更还会有当地的流浪汉偷偷翻找你的私人物品。曾试过两个星期没冲凉,全身发痒,头发黏成一块,再大的风吹也不会乱,还是那么帅。

两个星期冲一次凉却花了他 8 欧元,乖乖。

最难忘的邂逅当然是在浪漫之都的法国。后来什么事也没发生,不是没有机会,而是他不要,哈哈哈,好可爱的说~ ♡ 

在举世文明的欧洲,到底哪一国最有种族歧视,最瞧不起亚裔呢?答案是:东欧。呃…… 我连匈牙利的地理位置都不知道在哪里 rf rf   

后来阿诚在土耳其病倒了。食物中毒,躺在车站一个星期终于获救。这次的死里逃生让他顿时觉悟,原来最厉害的不是周游列国,而是保住性命最重要。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才是硬道理!

就这样,他回国休养。可是,心里还记挂着当初在土耳其放下的行李。有一天,他还是会从土耳其出发,走遍非洲~

嗯,难道不想像林悦那样,有个伴一起上路吗?想呀~ 他说。可是,阿诚开出来的条件是: 她必须忍受一个星期不冲凉还有一起睡街边的能耐。呃…… 来月经怎么办?

有个女生好可爱,竟然在 Facebook 发问: 『 可以三天睡街边一天睡酒店吗?』

我也故意问他,要是有一天眼看女伴惨遭流氓轮奸怎么办?他说只好接受咯,如果我能接受她遭性侵的事实,她自己也要学会释怀。

除了 ??? !!!我无话可说。但无可否认这种事确实会发生在女背包客身上。 


背包客浪迹天涯从来就不是背着浪漫漂流,而是装满一袋的勇气和胆识上路。身为他生命里的其中一位过客,我只能祝福阿诚旅途愉快,平安归来。

因为,家在马六甲。

(完结篇)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5 comments:

et Shuben™ said...

Sayang Sayang Guest House
Youth Hostel
No. 16, Jalan Kampung Hulu
75200 Melaka Malaysia

Kent Lee 012 250 5138
Karen Lee 012 232 2624

The Jiong House
No. 76, Jalan Kampung Pantai
75200 Melaka Malaysia

Creamz Yan said...

写得真好! :)

Anonymous said...

他的房間,是唯一沒有號碼的那間。:p

─echo

et Shuben™ said...

Creamz
妳酱讲我会脸红的。


Echo
妳怎么知道的?难道说……

镜框外ザ轩 said...

看了这篇文章,怎么感觉
其实背包旅行也不错的说...
文章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