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 2011

扫墓


今年我没有给阿公阿嬷扫墓了,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不知道是不是新婚的关系,很多在夫家的第一次变成了在娘家的最后一次,人突然变得感性起来。这是先生无法体会的心情,因为他还是和原生家庭保持密切的关系,而太太就要什么大小事都以夫家为先,反而养妳育妳的娘家为后。

难怪妈妈总是说,妳已是那边的人了。其实,刚开始对这句话感到非常反感,后来慢慢接受了。我知道,我需要的是时间。

这是绝世好媳妇要适应的转变,不是我要特别多愁善感,除非妳在娘家从来没有得到家庭温暖那就另当别论。

其实,这是我第二次在夫家扫墓。海南佬的阿公、阿婆 (海南人叫奶奶为阿婆)和伯伯,坟墓分别在吧生的广东义山,一个在港口,一个在中路。

我常有个老毛病就是很喜欢事事以娘家作标准去做事。原来夫家和娘家的扫墓方式还是有点出入的。例如: 我们会把冥纸和宝箱 (里面有衣服鞋子和金银珠宝) 放在阿公阿嬷坟墓里的土地上烧,而夫家就是放在坟墓外的空地烧的。

或许从小到大就跟着家人一起去扫墓,所以记住了流程,反而海南佬好像第一次去扫墓酱,总是忘了要先拜了大伯公后才可以去扫墓的。

我的婆婆为人的行事作风很简单,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不像妈妈,每年的清明节总是要一个人从早忙到晚,买一大堆材料回来煮,甚至是糕点也要自己亲手做,累了又会发脾气脸黑黑。扫墓对我来说就是一家人一年一度的户外野餐活动。有些子孙还很喜欢在祖先坟上点爆竹,好有过年气氛。

现在扫墓很方便了,不用除草。每年都有专人打扫阿公阿嬷的坟墓,还种了台湾草,一年收费一次,好像是马币 90 令吉。海南佬这边原来也有人打理的,只需 30 块而已。

婆婆准备的东西只有包装的叉烧包、粽子和鸡蛋糕,全部都是从巴刹买回来的,很方便。拜完了,等冥纸烧成灰烬,不用家里的长子或长孙跪地筊杯,问祖先吃饱了吗高兴吗就可以走人了。

总的来说,夫家扫墓四个字说完: 方便快捷。我喜欢。明天早上还有一场,就是去扫阿公的坟墓。虽然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可是,心想他老人家也会很高兴看到我这位美丽又大方的孙媳妇吧~ (干咳)

我一向反对焚烧冥纸的习俗,就以现在的生态环境来说,这是非常不环保的。可是,再深入一层想一想这个连带关系,很多人可能为此一夜之间失业。扫墓的文化一定要保留,可是能不能为了下一代的居住环境而做出适当的改变?

还有,坟碑上刻了祖先的籍贯,好让子孙以后做人不忘本,饮水要思源。可是,来到爸爸这一代,是不是可以刻甲洞福建或安邦客家呢?我们不是一个马来西亚的子民了吗?家都在马来西亚了。

老实说,对于这种剪不断理更乱的关系真的令人很困扰。我身上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中国血缘,因为我的阿公、外公和外婆真的来自中国福建省。可是,爸爸和妈妈已是这里的公民,中国即不承认我们,这里的极端种族主义份子又笑我们是寄居者,要我们滚回中国大陆去。

某个程度上,这是很受伤又挺尴尬的。以后,我要如何教育孩子认祖归宗?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 comments:

janelle_l said...

说起来就惭愧,加入夫家快三年了都没扫过墓。其实我想当担心,要是有一天我们这一代被逼自己去扫墓的话,一定找不到祖先的山坟。。。搞不好那座山都不懂呢!

et Shuben™ said...

janelle_l
那天和海南佬、家婆、二叔一起去扫墓,扫他公公的坟墓。那个山真的是斜到... 下山时全山的人看着我如何下山!这是海南佬事后告诉我的。

拜山时我只望前面,不敢往后看,我有畏高。

我问海南佬,要是以后你父母不在了,你还会去扫公公婆婆的墓吗?他说可能会,可能不会,还说以后我们的孩子很辛苦,一共要扫三代的墓,从曾祖父曾祖母、爷爷奶奶到自己父母的坟墓,都几忙下。还说孝不过三代。

他说他死了的骨灰撒大海,不用烦。

我希望繁文缛节能免则免,例如焚烧冥纸。可是,又希望我的后代能够记住我,呵呵。

终归到底,还是喜欢华人饮水要思源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