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5, 2011

The hidden power of the media

我小学毕业那个年代的纪念册除了流行写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之外,还要写至少一两页的个人资料。所谓的个人资料不外乎从姓名、出生地、星座、籍贯开始讲起一直写到我最喜欢吃的食物为止。

然后,中学时代就开始接触电脑,也学人家上网咖玩 ICQ —— 这是我最早的记忆了 okay。日后的社交网络多到不用赘言,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rf rf


我们迫不及待与他人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即使只是吃了一块肉也能引以为傲的,从来没想过日记本是要用锁头锁起来的隐私。从互联网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 “媒体” 开始,有多少平民因互联网的转载和点击率而一夜爆红?又有多少人因为私下做了懒叫事情,而被神通广大的网民人肉搜索而揪出来的?

可见社交网络的威力厉害到把世界缩小了。世界真是小小小,小得非常妙妙妙,这是一个小世界…… 哈哈。只要你是网民,就有责任和义务打包不平或歌颂赞扬。呃…… 其实我不太清楚公民记者到底是什么东西,只知道路见不平就要帮忙是举手之劳而已,因为你不知道下一个受害者会不会是你家人或自己。

这种随性的报导是很 “个人风格” 的,只要把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用任何方式如文字、摄影、短片记录下来即可,你不代表任何人但你自己。当然,你可以选择继续发臭,但请不要熏到别人。

传统媒体就不一样了,从平面媒体到电视台,他们可以是代表一家公司、某些机构或部门、甚至是一个国家。

他们的言行举止、说话的语气、文字措辞都需顾及所谓的国际 “形象”,因为这是让别人认识你旗下的集团或是你代表的国家最直接的方法。

所以,公关是一份高薪的职业,承受的压力不是一般人所能接受的。

当年美国总统肯尼迪遇刺身亡,举行国葬时,遗孀 Jacqueline Kennedy 从未在媒体面前掉过一次眼泪而得到国人赞赏,因为在公共场合隐藏悲伤对老外来说是一种礼貌。

我对此事一直都有所保留,直到看了 《The Adjustment Bureau》 才觉得或许真有此事哦?还是电影是骗人的,我也不知道。原来公众人物,特别是政客所穿的衣服、领带颜色的配搭、鞋子的陈旧度、所说的每一句话都经过处心积虑的安排。因此,我非常喜欢一位博友曾说过: 『 你所知道的不能全说,你所听到的不要全信。』 心想这就是传统媒体最贴切的形容吧。

直到本月 11 日在日本东北的仙台发生了一场 8.9 级的地震,引发海啸,导致死伤惨重。这一次的天灾除了震出来自四面八方不同的声音,也啸起国与国之间的文明差距。但是,以社会秩序井然而闻名的日本,对强震的报导再次令世人刮目相看。


原因是学者分析日本 NHK 电视台的报导平实,没有一般灾民呼天抢地或遍地尸体的镜头,更没有记者沿路追问灾民的画面,避免对他们造成二度伤害而令人留下印象深刻。

原来日本有 《灾害对策基本法》 的规定。当灾害来临时,NHK 就是国家唯一指定的公共媒体。NHK 负责进入灾区拍摄采访,再将讯号分给其他媒体,避免采访过度混乱而妨碍救灾工作。

媒体人并没有争先恐后闯入灾区获得第一线的消息,而是充分报导教民众如何避难防灾,无形中成了一股灾难当前安抚人心的力量。因为当我们高喊媒体要报导事实,我们有知情权的同时,是否也应该考虑到灾民的心情?

所以,恳请我国政府聘请一位 “形象顾问” 给首相夫人和 《Berita Harian》 的编辑,好让马来西亚也能在国际赢得文明的一席地位。谢谢。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6 comments: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嗯,这个形象顾问政府至少需要拨款十亿八亿先够。

Feeling said...

如果你的建议真的行得痛,不懂又要花人民多少血汗钱了。。。。

King Kong said...

我们国家没有天灾,我们应该感到庆幸也该惜福。可是本地有些媒体却是自取屈辱,开一些不应该的玩笑,真的是“拖衰家”了。

sam said...

好像很 serious 酱。。。

et Shuben™ said...

Sam
台湾媒体更夸张,讲到日本快要亡国似的…… 结果给网民 shoot 到乱。

大人 said...

应该先请补习老师给首相夫人, 教她什么是地震,天灾, 环保。。等等

还有还有。。在发表这种“意见“的时候严肃一点,不是什么事情都需要笑着说的。。。

丢脸丢到CNN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