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2, 2008

It's not a slam at you when people are rude - it's a slam at the people they have met before

刚开始在 Grey 广告公司上班的时候,人事部的阿头吃饱没事做,很喜欢把公司里所有的秘书小姐(大约六七位)送去上课。从个人礼仪、仪表打扮、文书整理到接待客户的课程,烦死人!

通常我都选择坐到最后一排,上课时打瞌睡方便睡觉。

有一次,吃错药坐到最前面因为当天的讲师是我认识的。大卫亚伦在广告界是有名的公关先生,那天的课程是了解公关的重要性 — 教导秘书如何在紧急状态学习“吃死猫”,为老板掩饰错误。

午餐后的休息时间,我们抓紧机会问大卫在日常生活中的公关小常识。他吃吃笑说:“你们华人很奇怪,对数目字非常敏感。”

基本反应,我当然呛声:“什么你们华人?哼!种族歧视。”

大卫故作要打我的样子,我机警闪开后向他吐舌头扮鬼脸。他笑着拉一拉胸前的阿曼尼领带,对我说:“这位美丽的秘书小姐,我感到很抱歉。通常问这些问题的都是华人。”

他清清喉咙,神情泰然自若对我们说:“我举个例子好了。比如说大家到酒吧欢乐时光,我的华裔朋友看到我的名牌领带觉得很酷…… 总会称赞几句,说些客套话,然后追问 — 多少钱啊?”

大卫继续说:“除非是太熟的朋友,否则社交谈话点到即止是最安全又有礼貌的。” 说完后还对我眨一眨眼,好讨厌!

“哇,你的领带好酷哦……!嗯,多少钱啊?”

哈哈哈,可不是吗?这也是我常犯的老毛病,在礼貌上的称赞后一定再加一句话 — 问价钱。现在又不是在茨厂街买冒牌货。

在日常生活中,多次被刚认识的朋友直接或间接问我的年龄、月入薪水、生活习惯,甚至是私生活,见惯不惯,也视之理所当然。

很多时候,我把这些无礼推给文化背景和成长过程,拒绝学习。面对自己人,更是采取宽容态度。

在什么都讲 “全球化” 的 21 世纪,其实,我很明白这是不能不知道的国际礼貌。当别人领教你的无礼同时,你的谈话技巧和肢体语言说明了一个民族的个人修养和文化水平。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6 comments:

鈧凯 said...

华人喝红酒是一杯来计算,红毛喝红酒是一口来计算... ...

夏娃 said...

我也觉得过问别人的工作和薪水是很没礼貌的事情
可是我身边很多人很喜欢问。。。

Rachel Core said...

原来大家都会碰上类似这样的事情。

不管是在网上还是在生活里,我都碰过这样的人。令人很烦。

jamy said...

你在grey worldwide??本人以前也是在广告这一行的,有几位同事都去了grey。

纹身可以问我啊,msn会比较方便吗?
jamy_lewix@hotmail.com

輝仔 said...

我覺得這是我們一種習慣也
就從小大人就這樣聊天
結果我們也習慣了在這樣的環境說這樣的話= =

ET said...

钪凯
哈哈哈…… 好贴切的比喻咯!

那晚阿莲外星人就酱白白糟蹋了一支红酒。


夏娃
习惯就好。华人世界里没享有隐私权的自由。


Rachel
同时天涯沦落人,相识何必苦逼问?

哈哈!^^


Jamy
亲爱的,在留言板公布私人电邮不是酱好哦。

谢谢,add 你了 ^^

外星人在前公司 Grey Direct InterActive 工作了四年半。


辉仔
对啊,希望外国人明白这是我们大人的习惯,然后一代传一代,代代相传。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