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6, 2008

In the name of mother – PANTANG!

这件事被妈妈烦了一整年直到昨天接到姐姐的电话…………

“今晚得空吗?要不要一起去看三舅母?” 姐姐问。

“哈哈哈!没想到你终于被妈妈说服了。” 我没好气回复。

“什么啦?今早三舅母去世了。” 姐姐感到莫名其妙。

“什么?…………” 深深吸口气,觉得自己很缺德。

三舅母患上肾病好多年。每当妈妈要去探望她的时候,总会碎碎念,说我们应该在三舅母有生之年探望她老人家。

逝者已矣。

现在才来忏悔把三舅母的故事写出来,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希望她在极乐世界得到安息。

下班到家,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就直接去三舅的家。抵达后,向三舅表姐礼貌上慰问,就一屁股坐下来吃素。

越吃越快,因为我他妈的忘了向三舅母上香!


这对逝者非常不尊重,不管你有多饿。

点香后便瞻望遗容,眼泪在眼眶里打滚,就是挤不出两行眼泪。对不起,我和三舅母之间真的没有任何深刻性的相处记忆。

走出灵柩的客厅,这时候,爸爸妈妈想回家冲凉,换套干净衣服再回来。我陪三舅聊天。

传统大男人没有眼泪,好像死了是别人的老婆,伤悲却爬满那张皱纹的脸。

他告诉我今早的情况,三舅母的富贵病花了好多钱,可是语气里没任何责备意思。他还告诉我华人道教葬礼的一切花费,叫我们四兄弟姐妹开始准备,毕竟人生无常。听得我黯然神伤。

后来自己人来陪夜,终于有人把我从尴尬中拉出来。和哥哥、姐姐、弟弟、姑姑、表妹们坐在一起哈啦。

姐姐说华人很有意思,常常因为丧事喜事才有机会相聚在一起。

晚上十点,我载哥哥弟弟先回家。抵达家门,弟媳从楼上丢下一套家居服给弟弟,我感到莫名其妙。

临睡前,我习惯性向侄儿侄女道晚安给 good night kiss 后才回到自己房间。

可是,我觉得昨晚弟媳的态度好像有点问题,欲言又止,所以好奇问她为什么弟弟在楼下冲凉换衣服。

她目无表情冷冷丢下一句话:“难道你不知道刚从丧事回来的人很肮脏的吗?”

我像是被雷电击中!整个人跳了起来,连声道歉后立刻逃出来,冲到楼下浴室,责怪弟弟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呢?很懊恼!

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这些习俗。

早上睡醒后还是感到很内疚,赶紧问妈妈哪里可以求平安护身符。反而被安蒂骂我敏感神经病,小孩子是百无禁忌的。




话虽如此,我衷心希望三舅母保佑侄女刘心妤,侄儿刘宇诚出入平平安安。

农历七月,出门小心,提防厉鬼。

三舅母的遗容真的很安祥。陈玉云女士,安息吧。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8 comments:

janelle_l said...

你们跟你们的三舅母不和吗?

旺樟 said...

是啊。从丧事回来身体很肮脏。

通常都是在家门外洗手洗脚先的。这都是习俗吧?

希望她老人家安息吧!

jianglong said...

不知者,無罪

輝仔 said...

華人的習俗很多
不知者不罪~不要太介懷

Anonymous said...

想不到刘书本的弟媳懂得传统习俗比安蒂还严紧,难得!

ps: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知道传统习俗,所以也没有约束,这到底是件好事?或是要对传统习俗的没落而感到悲哀呢?

路过者 字

Mr Wai said...

不知者不罪,外星人下次(如果真有下次)就要警惕咯。

沉默的吟游诗人 said...

即称外星人,何必拘泥于地球人的风俗。

无论如何,请节哀。

ET said...

Janelle_l
莫怪外星人太长气哦。

标题 [ In the name of mother – Pantang ] 是八卦华人传统习俗和安蒂们愚昧无知的迷信。

三舅母患肾病很久了。妈妈常常叫我去探望她老人家,我总是以工作忙为理由拒绝,直到她去世了,都没探望过一次。我很害怕那种不知道该对病人说些什么的尴尬,后来才发现这是懒惰的最佳藉口。

如果要等到三舅母死了才把她的故事写出来,我觉得没意思,一点意义也没有咯。

咦,为什么你会认为外星人和三舅母不和呢?


旺樟
糟糕,如果外星人的父母去世了,我应该出席他们的葬礼吗?

如果我寄人篱下,为了尊重信奉道教的主人,出席葬礼回来后会先洗手洗脚 (^_^)


Jiang Long
哈哈哈!外星人好坏咯,竟然骗弟媳说已经在 www.guanyinma.com 的网站求了平安符给她的孩子…… 哈哈哈!


辉仔
华人的传统习俗一定要遵守,这是对文化的重视和尊重。
华人的愚昧无知迷信,对不起,无法认同。


亲爱的路过者
外星人的弟媳迷信因为有个迷信的母亲,她也是受害者来的。

年轻人不是不知道传统习俗,而是不重视,不重视就应该感到悲哀。某些华人的传统习俗或理念外星人一定坚持到底 — 四维八德。


Mr Wai
是的,先向逝者上香这件事外星人的确该打!


沉默的吟游诗人
入乡随俗是人类最基本的互相尊重,不管外星人来自哪一个星球。

我体谅当妈妈护子心切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