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3, 2008

I won’t be unhappy just to earn a name of good girl

如果说启发我对阅读终生不离不弃的是不咬铉的小姑姑,那么我的电影启蒙老师就是身在伯明翰的晓婷表姐。

当我还是少女的时候看过 Kelly McGillis 和 Jodie Foster 领导主演的 The Accused (1988)。那个时候英文很烂,基本上听不懂,故事全靠 Jodie Foster 精湛的演绎才让我印象深刻,深至影响脑袋每个细胞,造就今天的我。

生平第一次,接触 promiscuous 这个词。

Jodie Foster 饰演的 Sarah Tobias 是个嗑药的荡妇。我永远记得她如何被三个男人轮流推在叮叮机上,强行轮奸她。酒吧里的人欢呼雀跃,围着他们高声呼喊,为男人打气加油。

在众目睽睽下,莎拉被性侵犯了。

以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方式,一定认为莎拉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尤其是女人更认为她是活该的。

这好比一个裸女躺在街上,你就有权利脱掉裤子,掏出活宝强暴她,然后理直气壮告诉所有人甚至法官:“谁叫她不穿衣服躺在街上?”

这是我对女权知识的认知和坚持。不管你是什么样什么身份的女人,在没得到她本人的许可,请学会尊重。

在这之前,我写了 《伟哥传奇》。纯粹是一种遇到知音的心情,然后以文字记录下来,曾经认识这样有意思的女生。另外则是揶揄我国警方的办事效率。

奇怪的是,大多数人只在意我到底做爱多少次,有几次性高潮,而忽略我的感受。甚至某些不是深交的朋友在即时通里直言不讳问我被干了多少次?

我的文字你来不及解读,就这样活生生被侮辱了。

然后又以正常人的口吻对我说:“谁叫你的对话如此入骨不堪?”。尤其是女人还会说风凉话呢 —— 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先学会自重。

在这个标签时代,每个人都很努力为别人贴上的标签生活,扮演该有的角色,说该说的话,这个无形标签决定了你的人生,不管你快不快乐,心灵是否得到自由,直到得到他人、社会、世界认同,承认自我存在价值。




每当遇到这种男人,我也会静悄悄为他贴上沙文猪的标签,然后礼貌对着他微笑,心里默念着…… Fuck off!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9 comments:

旺樟 said...

续你的到来。

我的BLOG还有一位更加厉害『FUCK』的。
我的BLOG。就这样成了比马戏团还要精彩的马戏场。

我们都是从FUCK路线成长的小孩哦?
不过,我们是绝对健康的小孩。呵呵^^
不像一些人长大了。又半生熟。那才可悲(^_^)

Jacinth said...

我想跟你说不好意思,因为我看了那篇伟哥传奇,我只是认为你贪玩写写的,我不知道原来这篇文章里有另外的意思,或许是因为我跟你认识不深吧

再一次,不好意思

大头“霞” said...

曾经也被问过类似的问题,因为和orang putih交往,好友竟然问我是不是因为性需求。。哗捞!难不成和“唐人”交往就没有性需求?就连强奸案的发生,也都只会责怪女人的不检点,衣着性感导致男人的冲动。“操!”

sanloong said...

人之初,性本善。

Rachel Core said...

明白你的感受。

jasmine said...

“谁叫你的对话如此入骨不堪?”

世界上多少种人?
你能向多少人得到尊重?

这个世界太多事情已经太沉重,
幽默感是生活的调剂品。

沉默的吟游诗人 said...

“以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方式,一定认为莎拉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尤其是女人更认为她是活该的。”

这个实在算不得什么正常人的思维方式。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活该/应该被强奸的。

“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先学会自重”倒是正常人的思维。但你既然选择疯狂,就don't give them a fuck.

ET said...

旺樟
外星人是坏孩子来的,谁稀罕做好孩子啊?


Jacinth
你长得好可爱哦!

不要三八啦小可爱,外星人不是酸你,请不要对号入座嘛。

无需道歉,你真的是可爱到……


大头霞
好久不见咯!最近很忙吗?

唐人仔(佬)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哈哈哈…… give me five!


San Loong
... 性相近,习相远。


Rachel
外星人真的很不爽他的无礼你知道吗?

喂,那条叮叮叮当当的小围裙合身吗?


Jasmine
一针见血的留言!

唉…… 外星人才没酱厉害到扭转沙文猪的偏见咯!写了就算。


沉默的吟游诗人
你还蛮了解外星人的嘛!

那天向男朋友撒娇,他竟然对我说:“写文章就预备被人家问。”

我沉住气回答:“好啊,那么天生为女人的岂不是要预备被性侵犯的一天咯?”

昨晚看了《蝙蝠侠二》,两艘船里的人准备互相残杀的时候,我就想到…… 是不是选择谋杀偷窃的人就应该死?

幸好我对人性从没放弃过的乐观。

旺樟 said...

诶?

这样我是好是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