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4, 2008

It is never too late to give up my prejudices

这不是一篇讨好的帖子,也许会引起公愤。我冒着被丢臭鞋子的危险,也要大大声说出来: [ 马来西亚人,请自重。]

每当接待外国人的时候,我很在意他/她们怎样看我们 — 马来西亚人。一个公民的素养是直接影响到一个外国人对这个国家的看法。也许我的说法很主观,毕竟我所接触过的外国人不是多到好像天上的星星那样。

因为杰杰,所以我才能出席上个星期五的龙应台讲座会,不必站在星洲礼堂外痴痴地等运到。龙教授的言论和诚恳的分享,我没有质疑。可是,我是在很羞愧的心情下参与这个座谈会。

在还没有到达星洲礼堂之前,我先到 502 洗漱打扮。姐姐说我打扮得太夸张到时候会出糗的。老实说,我那天的装扮很斯文又化淡妆,因为要装成文艺青年嘛。 谁知道我好像外星人那样,只好到最后一排座位静静坐下来。由于坐在最后一排,所以前面的观众(还是听众?)我看得很清楚。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曾经说过衣着是很个人的事因为我绝对尊重别人的衣着自由。可是,整齐洁净的衣着就是一个人对场合的自重啊。为什么文人就不可以打扮吗?姐姐说这句话会得罪人。拜托,我又不是要求米兰街上的品味。

龙老师的幽默感是我预想不到的,我很欣赏她带动整个场面硬绷绷的气氛。

[ 谁有看我的书的请举手?谁没看过的请出去…… ] 语气中带有开玩笑性质的成分,对我个人而言无伤大雅。

谁知道有个阿伯(应该是阿伯吧,因为我只听到声音)就很大声地说:

[ 请不要得罪我们。我是来听坏的,不是听好的…… 人家老远跑来,有情有义,你那里可以这样讲话的…… ] (好像是这样发飙的)

全场的人包括龙应台都怔住傻眼。

胆小怕事的我始终没有勇气站起来说:

[ 龙应台,一个观众的言论不代表在场所有人的观点。我们还是很欢迎你来马来西亚的。]

这些诚心的奉承话龙老师永远也听不到。就算我感到多么羞愧也绝不在外国人面前自己人打自己人。我是矛盾的。

基本上,整个讲座会进行得蛮顺利。问答时间当然有些让人见笑的问题。可是,我想借此机会在这里表扬某些年轻人对政治和社会问题的关心和敏锐的观察力。要知道政治是影响民生和关心国家最直接的管道。

座谈会在晚上九点半结束,之后就是签名时间。我看到一大堆忠实读者手里拿着两三本龙应台的书,一窝蜂跑到前面去…… 没—有—排—队。

看到这样的情形,我头也不回走出星洲大礼堂。再见,文人!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1 comments:

幽子 said...

大快吾心!

我们这里,书读越多的人似乎越有问题,你见的也只是一角。There is parking problem in M'sia!

YBIB said...

欢迎光临,马来西亚!
什么地方也有好有坏。
我绝对同意我们的社会没有以前的景气,但我也想说,外面的世界一样难看。

沉默的吟游诗人 said...

的确,大马人的文化水准和礼节都很差。我们的教育制度似乎不注重这个...(奇怪,不应该怪到教育头上的。)

《读者文摘》的调查不是乱写的。

墮天使-祥 said...

哈哈,看多書就會有文化,那我國一定有很多有文化的人,因為他們一天到晚都在念書。

書,他們是有看的,可是有多少人會身體力行?

與其歸罪於教育制度,不如看看我們身處的社會。我們現處的社會,笑貧不笑娼,證明我們是多麼功利?

Angie Leo said...

我在报章上有看到这个讲座会的报导。全场爆满咧~

那个阿伯应该是少见大场面吧,所以才会这样说话。

哈哈!没有排队 -> 司空见惯+风俗习惯

恩妮 said...

有文化的人不一定是文人,文人又不一定是有文化。

有文化素养的知识分子才是一个令人尊重的人!

xiangxi said...

失禮了,讓龍應台見笑了,但妳也不要對馬來西亞人失望。
我去過幾個作家的講座會,大家都有次序的排隊拿書給他們簽名。

孙康 said...

文人未必有素养,大马文人更加可以印证这说法。

大马教育一般都不关注素养的,要不就不会有越来越多的路霸出现,少年们也不会人人一口流利的粗话。

说真的,我有时真的看不过去时,会很直接的让这些“文人”了解什么是素养。。。

ET said...

幽子
哈哈哈,everywhere got parking problem 嘛。

没有酱严重吧,我对我国的国民还是有希望(期望)的啦。

只是纯粹想分享我看到的,写我想说的。

YBIB
别人的教养别人的地方我没有兴趣批评。身为马来西亚人就应该荣辱共存。

沉默的吟游诗人
《读者文摘》说马来西亚公民没有教养吗?

唉,我们(还是)要一步一步来啊。

堕天使 — 祥
哎哟,先别管读书人会不会身体力行。最重要的是先提高国民的阅读风气。

公民素养要慢慢来啊。

Angie
我真的被阿伯吓到咯!当时的心情是很想挖个洞钻进去……

自己人和自己人关起门来打到头破血流没关系,反正是一家人嘛。

可是在外人面前就一定要团结一心,要装到有礼貌啊。因为在外国人的面前,我们只有一个名字 — 马来西亚人。

恩妮
完全同意你的说法。

在部落格浩瀚大海洋里,我就见识到真小人和假英雄嘛。

向希
我对自己人总是抱着希望的,就好像你的名字那样 — 很有意思。

孙康不姓孙
当外人不在的时候,我(偶尔啦)也会变成鸟人的,嘿嘿~

不过,我很欺善怕恶的咯。

Chen Jie@陈杰 said...

benben, 看开点。那位uncle因为中华文化太深,没有sense of humour。我们原谅他。

shooling said...

哈哈,誰說文人就一定有文化?
確實,國人的修養素質,是有待改進的,包括我自己。

告訴你,我和你有同感,你像個外星人到星洲時的心情感受,與我10年前第一天上班是一樣的。穿得美點整齊些去上班,有錯咩?第一次穿裙上班,成為了辦公室的ET。
好可憐,沒得穿美美上班。搞到家裡那兩雙很有型的靴英雄無用武之地,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