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3, 2007

Accomplishments have no colour

我又上报啦!


谢谢俩位在甲洞遇害的死者,洪箐萍(36,太平)和黄丹蓉(32,甲洞)。因为牺牲了生命才唤醒甲洞居民对治安的醒觉。

这就是很典型的马来西亚文化。一定要死了人(甚至更多性命),才会引起政府、社会、警方和媒体的关注。

星期一晚上(十月一日),我和妈妈吃饱没事做,就跟姐姐去甲洞草场由 《南洋商报》 和 《中国报》 主办的警民交流会。那晚的主题是 —

我们要和平,安宁的生活和安全的国家。
还我们一个安全,和平的国家。
团结捍卫家园的安全,建立太平的社会。
强烈谴责残杀无辜的冷血野蛮行为,如同魔鬼,天地不容。

交流会开始,先由甲洞居民发问问题,然后再由政客和警方一一回答。

我是第三个举手发问的。因为,我无法接受种族歧视。之前那俩位阿伯的问题过于偏激和缺乏理性认识。

而我最关心的是 (发问的问题) — 身为国民,我们应该要怎样和警方合作,才能打造一个国泰民安的社会?要知道,和平安全的国家并不只是警方的责任。互相指责不会带来太平社会。

难道在黑人还没有出现的甲洞,就很安宁吗?

因为不是 Metro Prima 的居民,所以我无法感受到他们被骚扰、被跟踪、被调戏,甚至被非礼的痛苦。在缺乏人权知识的环境里,还谈什么互相尊重?

黑人天生的罪恶就是拥有黑色皮肤。
警民交流会在晚上十一点钟结束。过程中,有很多的黑人站在棚外观看,相信这些的确是学生。我和姐姐就跑出去八卦,妈妈害怕所以不敢跟来。

只有我和姐姐做最近距离的接触,因为想听清楚他们对警察叔叔说些什么。老实说,他们的体味足以令我窒息。

原来,他们也要求发言权!原来,我国政府不允许黑人在大马工作。

黑人天生的罪恶就是拥有黑色皮肤?
每个人都会变成魔鬼,不管你是什么颜色的皮肤。
不管你是什么颜色的皮肤,每个人都是世界子民。

Laundry is the only thing that should be separated by colour.



这就是姐姐所说的“菌”男“霉”女图,哈哈!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3 comments:

xiangxi said...

治安问题越来越让人忧心,政府是否应该要不断采取措施防范或杜绝罪案?(包括教育人民)外劳过多的问题,富穷距离,经济浮沉等等也应严慎处理。
(咦,你跑去跟老大合照噢!)

Beck Lim said...

最后没有什么结论吗?

喜欢你圈上自己的图片~有神奇的感觉~

此seasons非彼season(s) said...

算了吧!无论你怎么把自己的眼给蒙上,也不会像ninja turtle的.

ET said...

向希
对!提高国民的人文素养才是大前提。

我跟他很熟的,嘿嘿嘿…… (不要脸哦!)

Beck
那天看到报纸,我又错过了你天马行空(报纸是这样写的啦)的表演(演出)……

什么结论都没有,这就是大马文化。我很失望但是不会灰心。希望下一代会更好!

Seasons
哈哈,我喜欢这样的留言!

HuiLinG said...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们不能在这边工作的!
难怪我家对面的黑人那么得空。虽然他们是学生。
至于他们的味道,我了解。
因为,就算我们住对面,他们的味道,只要一打开门,omg~~~

Anonymous said...

dear shuben, 非常認同你那一句Laundry is the only thing that should be separated by colour,所以引用在個人專欄裡,現在大家都把矛頭指向黑人,但他們其中也不乏真正要求學求存的人。人們總是對「未知」產生恐懼,卻不知道那源自於「無知」。祝好,很好的blog,加油哦!

ziyu n bu bu契媽

钪凯 said...

种族歧视,一直以来都是社会进步的绊脚石。

** 老大还是一样那么有型。

懒人 said...

一般上,只有是嫌犯才關眼睛的,干嘛把自己眼睛給關上呢!該讓漂亮的自己顯露出來啊!那才是真正美女菌男。哈哈哈!

ET said...

Hui Ling
我知道自己讲一套做一套,出门还是小心谨慎一点比较好。

(有时候我真的很欠揍,哈哈哈!)


ziyu n bu bu 契媽
我也是对“无知”有莫名的恐惧心理。

因为无知,所以害怕。

ziyu n bu bu 姨姨

钪凯
谢谢你的留言。

(*** 真的是 beh tahan ……)


懒人
不行啦,小姐。我自卑咧。

shooling said...

好心啦,遮什么臉,遮不遮都是這個樣的啦,搞到大家的「老大」好像跟不三不四的女人合照,被狗仔隊拍到上報。
老大,老大,有多大哦?老腫就有份。

鈧凱,
有型的定義是什么?請問你的老大那方面有型?

钪凯 said...

shooling。阿弥陀佛。

shooling said...

鈧凱,
哈哈,何需那麼認真?顯然你道行不高。
想必你老大不介意我的留言,你又何必那麼介意呢?很顯然,你不了解你老大。
真正的老大,是有量度的。
老大不是隨便可以做到,也不是可以隨便叫的。

阿弥陀佛too.

ET said...

刘淑凌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什么叫遮不遮都是这个样?
什么叫做不三不四的女人?
把话说清楚一点!(嘿嘿)

你知道我戴眼镜没化妆是绝对不(能)上镜的。